第24章 有意思的

09-08 20:01 发布 | 2196字
A- A+ 纠错
  “冯妈妈,那两个孩子也是苦命的,您多多照顾一下,给他们送点吃的,送点干净衣服吧。”莫无忧犹豫再三,这才开口。

  “孩子?”冯妈妈听到这话,没忍住笑出声来:“大小姐这话说得好像自己是多大年纪了似的,大小姐莫不是忘了,您也是个孩子呢。”

  “好好好,我也是孩子,所以拜托冯妈妈好好照顾我们这三个倒霉的孩子吧。”莫无忧淡淡的笑了笑,随后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瘫在贵妃榻上,莫无忧皱眉,努力回想,那赵尚书到底是谁?

  想了半天,莫无忧也没有想出来个所以然,竟然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赵府。

  赵家唯一的少爷赵启阳出门逛街,结果被一个毛头小子直接打晕在地,就这么被家丁狼狈的抬了回来,整个赵府上下都乱了起来。

  赵家夫人张映雪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你们几个废物,到底是怎么保护公子的?我儿子要是有什么闪失,我非要乱棍打死你们不可!”

  “夫人息怒,夫人饶命啊,公子也不过就是跟街边卖唱的小丫头多说了几句话,却不想,忽然冲出来了一个疯子,不由分说就把我们一顿暴打!”为首的小厮,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疯子?哪里来的疯子!”张映雪咬牙切齿,一脚踢翻了那人。

  小厮翻倒在地,急忙又跪好了:“夫人息怒啊。”

  张映雪翻了一个白眼:“大夫来了吗?大夫呢?”

  “夫人,杨大夫已经来了。”贴身丫头小月,急忙过来:“夫人先别管这些混小子了。”

  张映雪这才回过神来,转身进了赵启阳的房间。

  “阳儿,阳儿,你没事吧?”张映雪叫了两声,心急如焚:“杨大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杨大夫细细把脉,随后开口说道:“夫人不用着急,公子只是晕了过去,没有什么大事,过一会儿就要醒了。”

  听到这话,张映雪更急了:“你这是什么话?阳儿现在就这样躺在这里我怎么能不着急?”

  话音刚落,赵启阳就醒了过来:“娘?”

  “阳儿,你醒了?你这是怎么了?告诉我,到底是哪个混小子欺负你了?”张映雪急忙凑上前去,满眼都是心疼。

  赵启阳有些小小的不耐烦,皱着眉毛:“就是一个小赖子,我也不认识,娘,我没事,你不要这么大吼大叫的,丢死人了。”

  张映雪的脾气不好,但是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却是百依百顺的。

  “好,娘不喊,娘不叫,你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张映雪紧张的打量着赵启阳的全身。

  赵启阳现在只觉得自己哪里都疼,脸色很是阴沉,咬牙切齿:“那个小无赖,我一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杨大夫这个时候,写好了药房:“公子身上有些伤,需要活血化瘀,这药要喝上个三四天才能好起来。”

  听到这,张映雪急忙点头:“小月,你跟着先生去抓药去。”

  赵启阳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毛:“娘,我现在头疼的很,你先出去吧。”

  “好,你好好休息,我出去,我现在就出去。”说完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出了门,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咬牙说道:“给我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动我们兵部尚书的独子!”

  莫无忧还不知道自己随随便便就打了什么人,也不知道整个京城都因为她人仰马翻的。

  支走了冯妈妈,等着那个人出现。

  果然,天刚黑了没多久,梵音就如约而至了。

  “你今天,倒是威风得很啊。”梵音自然是知道墨无忧都做了些什么的,挑了挑眉毛笑的有些坏坏的。

  莫无忧皱眉:“你监视我?”

  “什么监视啊,说的这么难听,我这是保护你。”梵音凑上前来,笑眯眯的看着莫无忧。

  呵呵。

  莫无忧冷笑:“脱吧。”

  其实,莫无忧也能理解,梵音监视她,也算是人之常情,只是有些不爽罢了,并不影响正常的生活。

  “这么冷淡?”梵音本来以为莫无忧会因为这件事炸毛的。

  很显然,这个女人再一次超出了他的预想。

  “不然呢?难道我要又哭又闹吗?还是说,我哭了闹了,你就能收起你的眼线了?”莫无忧白了梵音一眼,他真以为自己是寻常十六岁的少女不成。

  这小丫头,还真是,难搞哦。

  梵音轻笑一声:“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或许,哄得我开心了,我就遂了你的愿呢?”

  莫无忧没有了耐心,看着梵音,挥了一下袖子。

  一阵异香传来,梵音立马就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不听使唤了。

  莫无忧上前一步,开始去解梵音的腰带。

  “我说,你要不要这么着急啊?其实你想看的话,我是可以自己脱的。”梵音虽然身子不听使唤了,但是这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

  莫无忧皱眉:“再呱噪,我不介意让你下半辈子都不能说话了。”

  听到这话,梵音立马就乖巧的闭上了嘴巴,他相信,这丫头绝对能干出来这事儿。

  莫无忧扯着梵音,把人丢在床上,干净利落手脚麻利的把他脱得干干净净。

  随后,再次拿出金针,对准穴位,狠狠地刺了下去,依旧是三十七针,跟上次没有半分区别。

  终于,取针之后,梵音也能行动自如了。

  “你们莫家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粗暴吗?”梵音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有些委屈巴巴的看着莫无忧。

  莫无忧冷冷的看了梵音一眼:“天下所有大夫对不听话的病人,都是一样的没有好脾气。”

  “那我以后听话,你能对我好点吗?”梵音凑上前来,直直的看着莫无忧的眸子。

  莫无忧下意识的后退,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淡淡的说道:“不能。”

  “为什么?”梵音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丫头,怎么就这么不上道呢?

  莫无忧皱眉:“梵音,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我们之间,只是交易关系,你若是想要别的,那,你收回你的筹码,这交易,我不要了。”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梵音皱眉,很是不解:“这满京城的姑娘都巴不得我越矩,偏你不一样,有意思的。”

  这男人,还真是自恋的很啊。

  莫无忧直接赏了他一个白眼:“穿上衣服,出去。”

  “我忽然觉得你的床比我的床舒服多了。”梵音就好像是看不见莫无忧难看的脸色一般,厚着脸皮,坐在莫无忧的床上,还拍了拍边上的位子:“过来,坐。”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