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带简宁去手术室!

09-08 19:50 发布 | 2481字
A- A+ 纠错
  哦,差点忘了,她的丈夫也没少一次推波助澜!

  心中有如刀绞,啪地一声,简宁把手里的资料拍到桌子上。

  她没办法讲话,只能通过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也希望能引起傅庭尧的注意。

  他其实明白简宁的意思,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不至于连这点默契都看不清。

  但他的视线并未落到纸上,而是直接上手抓住了简宁,让她动弹不得。

  傅庭尧力度大,简宁的手腕肉眼可见的红了一片。

  眼睛也更红了。

  陆浅浅趁机看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一抹得意,然后被怯怯的委屈所取代,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她抱着头往后缩,“阿尧,我好怕,啊啊啊,不要打我!”

  浅浅又想到顾洺笙了?

  这种防御的姿势……

  傅庭尧眸色一暗,猛地把简宁推开,手肘碰到那些能证明陆浅浅撒谎的病历单,毫不在意地任凭它们洒落在地。

  他一点都不关心那些纸上写的是什么东西,他的眼里只有陆浅浅。

  鞋底落在一张张洁白的诊断书上,留下灰扑扑的脚印,亦落在了简宁心里。

  他……

  真的不在乎她至此吗?

  简宁肚子里的小家伙还在闹腾,她总觉得最近心慌的厉害,安抚地摸摸肚子,看向一心照料陆浅浅的傅庭尧。

  他佝偻着背,像是把陆浅浅当成了最珍贵的宝贝。

  “别怕。”他拍拍陆浅浅的肩膀,慢慢给她做安抚,“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陆浅浅摇头,看向简宁,“对不起,我刚刚想到了一些不太开心的事。”她低头摸摸自己的肚子,“因为这个孩子,阿尧总是格外紧张,其实……”

  孩子,孩子,孩子!

  就她陆浅浅一个人是孕妇吗?!

  明明……她的孩子也是傅庭尧的。

  简宁心里像憋了一股劲儿一样,气傅庭尧背叛他们的婚姻而不自知,气自己不能讲话,气她自己沦落到这般田地!

  她脸色涨的通红,快速蹲到地上,把那些病例单拾起来,想再拿给傅庭尧看看。

  还没站稳,傅庭尧正好转身去接水。

  陆浅浅的事情,他向来亲力亲为。

  陆浅浅眉毛上挑,得意地凑到简宁耳边,“小哑巴,你觉得阿尧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她伸出手落在简宁的肚子上,眼神中带着贪恋,嘴角却扬着嘲讽的笑。

  “啪嗒”——

  她抬手再次将简宁手中的资料打落。

  “他只是不想看,不想了解。”陆浅浅戳戳她的肚子,“更不想承认你肚子里的孩子。”她笑的自信,“阿尧爱的人一直都是我,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接水的地方在外面套间,陆浅浅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傅庭尧应该马上就会返回。

  “还有。”她躬下身子附在简宁的耳侧,拍拍她那张令人嫉妒的脸,“你真的以为你妈是吃错药才死的?你作为一个医生,不觉得尸僵程度很奇怪吗?”

  简宁脑袋一懵,没想到陆浅浅会说这个。

  她愣了一下,有些难以反应。

  不,应该说是之前怀疑过的东西突然成了现实,往往比怀疑更令人措手不及。

  她整个人都傻了。

  陆浅浅!

  她是杀人凶手?!

  简宁的嘴角都在抽搐,这是一种达到顶点的愤怒,她整个人的脑子都已经不受控制了,双手紧紧地扼在陆浅浅的脖子上。

  她那么纤细,只要她用力,足以一掐就断,手面上还能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她的脸在渐渐涨红。

  这是一条生命……简宁有一瞬间的怔忪。

  陆浅浅已经没有时间了,她不能给简宁任何和傅庭尧相处的机会,万一傅庭尧真的发现什么……她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她必须在今天把简宁逼到死路!

  她抓住简宁怔愣的空档,再次挑衅:“简宁,你妈是我亲手喂得药,她死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傻,一直说要见你,但我偏偏不让她如愿……咳咳……”

  “呜呜……”简宁支离破碎的呜咽着,滔滔恨意,让她的手几近失控,手中的力道重新收紧,一点点嵌进陆浅浅脖子上的皮肉里。

  她一改刚才的挑衅神情,双手双脚一边扑打一边挣扎,“咳咳……阿……阿尧……救……”

  阿尧……

  简宁心中一惊,还没来得及抬眼看,已经被傅庭尧狠狠甩了一个巴掌。

  “简宁!”傅庭尧眼中悲痛,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简宁会变得越来越恐怖,现在更是趁着他不在,居然动了杀人的心?

  但哪怕他脸色再寒,语气再重,简宁也没有松手。

  她要报仇!

  她要陆浅浅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陆浅浅已经有了翻白眼的迹象,看起来呼吸非常微弱,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傅庭尧眼神一凛,“还不松手?!”

  他从来都是这样,从来不问原因不问过程,只是一昧的倾向陆浅浅。

  她真想问一句,傅庭尧你到底有没有哪怕一秒钟,怀疑过陆浅浅在撒谎?!

  但她的嗓子破碎于五个月前的牢狱,如今,除了痛苦的呜咽什么都说不出,心里像是塞了一块石头,堵上堵下,只觉得几近窒息。

  她那双杏子眼布满了哀戚,这是她灵魂中的最后一次呐喊。

  可惜没有人能听见。

  傅庭尧对简宁的巨变有过一抹惊疑,但现实太过凶险,他来不及思考,陆浅浅一定不能有事!

  他再次试图让简宁松手,但后者依然坚持。

  陆浅浅的腿已经放弃挣扎了,双手也在慢慢垂落。

  这是一尸两命啊!

  傅庭尧拿起水杯,心神一凛,对准简宁的胳膊浇了下去。

  痛!

  热水蒸腾,落在胳膊上迅速燃起密集的水泡。

  肖萧在一旁看着,都生了一身冷汗。

  “傅……傅少……”他惊恐地喊道,“夫人的胳膊……”

  “还不快把她弄下去!”傅庭尧见她吃痛,心里着急,但他要先确保陆浅浅是否还活着,所以只能让肖萧将她拉走。

  简宁疼的嘴唇发白,肖萧一碰,她就打了个哆嗦,傅庭尧已经抱着陆浅浅去找医生了。

  被打翻在地的病历单也被踩成了一摊烂泥,简宁浑身都在打颤。

  是她对不起母亲!

  是她不孝!

  她杀不了陆浅浅,但可以杀了自己!

  她拿起刀子就要往自己身上插,却被萧萧拦住:“抱歉,夫人,您无权决定自己的生死,因为陆小姐还需要您的肾脏救命。”

  需要她的肾脏救命?

  这真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她陆浅浅只不过是想通过这场手术,将她彻底铲除而已!

  可笑傅庭尧还要她想办法保陆浅浅母子平安……

  傅庭尧这么聪明的人,是真的看不明白吗?正如陆浅浅所说,他只是更在乎她,所以简宁……受到什么待遇都没关系。

  肖萧见她笑的诡异,似哭似笑,心里惊的不断打鼓,但又不敢上前做什么。

  只是夺了刀,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

  傅庭尧再折回的时候,脸色青到了极致。

  短短几分钟,简宁的胳膊已经肿成了馒头,她面色苍白,额头上全是汗水,傅庭尧没想到肖萧没让人给她包扎,但这会儿再弄,陆浅浅已经等不及了。

  虽然这是疗养院,但好在赵医生一直有负责浅浅的病情,所以可以立即手术。

  简宁刚刚的动作,算是加快了陆浅浅的死亡。

  是她自找的……

  傅庭尧眼中闪过狠戾,“肖萧,带简宁去手术室!”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