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想要?

09-08 19:50 发布 | 1086字
A- A+ 纠错
  简宁的眼神越来越坚定,步伐也越来越稳。

  当一个女人开始死心的时候,也是她重新变坚强的时候。

  她没有时间去懊悔,更不想为了过去而懊悔。

  她只想把此刻这种愤恨牢牢刻在心底,更要记住傅庭尧对她做过的每一件事!

  太平间一向被人避讳,简宁走进来如进无人之境,她准确地找到了母亲所在的位置,然后继续靠在她身边,掀开白布,静静地看着她。

  将近六个月,没有见过她,这次一见,却是以这样的方式,心里是无限的愧疚和感慨。

  简宁伸出手去,慢慢覆盖住母亲的手,像小时候那样,把脸也贴了过去。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母亲的手明明应该越来越僵,但从她靠近她的那一刻开始,居然又有了逐渐变软的迹象,她猛地抬起头,将手落在她的手腕上,居然真的有了回温!

  而她的脸部,也觉得有哪里在隐隐发烫。

  但这太平间,明明冷的令人发颤!

  所以绝不可能是房间内有了温度变化,发生变化的只能是她或者已经死去的母亲!

  她将手放到童映容鼻子下面,试了试鼻息,又检查了脉搏和心跳,最后的结果都没有改变。简宁苦笑着摇摇头,连忙给母亲盖上,她这是精神恍惚了么?

  已经去世的人除了身体僵化,怎么可能还会有别的反应?

  但有一丝希望她都不想放过,简宁再次尝试把脸放到母亲手上,可这次……什么都没发生……

  一定是她想太多了。

  简宁无奈的笑笑,重新把母亲的病床收拾好,才慢慢坐回地上。

  “傅少。”肖萧站在门口,“要不要我开门进去?”

  “不用。”傅庭尧站在窗口,看向缩成一团时笑时哭的简宁,“我自己进去。”

  有脚步声传来,简宁回头,看向来人,正是傅庭尧。

  能这么快过来见她,一定是为了做手术的事儿,这个男人,凉薄至此。

  傅庭尧察觉到她的目光,但始终没说话,而是先向童映容鞠了一躬。

  就算他们之前有过再多的不愉快,都随着她的去世散了,他也不会再追究。

  假惺惺!

  堂堂傅少也会有向她简宁的母亲弯腰的这一天吗?

  他还真是为了陆浅浅,什么都做得出来。

  简宁不动声色地移动到母亲病床前面,挡住了傅庭尧的视线,倔强的下巴紧紧抿着。

  虽然她不能言语,但傅庭尧立刻就明白了简宁的意思。

  她不想让他拜别童映容。

  呵,她以为她是谁?

  傅庭尧脸色寒了下来,带着高山雪原一般的料峭冷意,慢慢逼近简宁。

  “哐当。”简宁猝不及防往后一退,撞到了母亲病床尾处的摇手。

  她立刻机敏地护住了肚子,但也因为这个动作,和傅庭尧的距离更近了。他的鼻息近在耳边,伸出双手将她揽住,简宁一愣,一时间忘记了将他推开。

  “还真是和我想的一样贱。”傅庭尧捏着她的下巴,神色轻佻,“你身后就是你那死了的妈,刚刚看我的眼神不是还很恨我吗?现在被我堵在这里,刚靠近我,就悸动了?怎么?想和我在你妈身边做一次?”

  “是不是时间太久,你开始怀念那种感觉了?”

  “嗯?想不想?”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