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阿尧,我好怕

09-08 19:50 发布 | 1044字
A- A+ 纠错
  不行了是什么意思?

  母亲只是精神状态不好,远远不至于到不行的地步。

  她只恨自己不会讲话,现在的哑巴嗓子成了最大的桎梏,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袭击了她。

  简宁被他们拉着朝医院里面跑,走到VIP病房处,那里已经站了一排医生。

  到处是肃穆安静的白。

  包括母亲身上那块已经盖过额头的白布,一切都像针一样,直直地刺进她的眼睛里。

  简宁的眉心直跳,下意识地抓了一下傅庭尧,然后像被蜜蜂蛰到一样,又快速松了手。

  傅庭尧心里一空。

  “阿尧,对不起!”陆浅浅猛地放声痛哭,她跌坐在地上,“我没想到会这样,我真的没想到阿姨会死,我只是听你说要带简宁过来,我怕她见到简宁受刺、激,又闹起来,万一伤到你们……就让医生给她停了药,可没想到到了吃药时间,她抢了别的重症病人的药来吃,那药对别人来说是救命药,对阿姨来说确实要命的药!”

  她狠狠地往自己脸上甩了两巴掌,“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们要是难过,就让我和阿姨一起死吧!”

  死了?

  妈妈死了?

  简宁的手紧紧攥成拳头,看向一脸歉疚的陆浅浅,满眼不可置信。

  从小,简家和陆家就住的不算远,她们经常一起玩,陆浅浅比她大几天,但不管做什么事,都是简宁先让着她。

  可在别人眼里,懂事又大方的永远都是陆家女儿,陆浅浅!

  就连傅庭尧小时候落水,也是简宁奋不顾身去把他拉上了岸,可结果呢?!

  依旧是陆浅浅得到了所有人的夸奖。

  那时候,只有妈妈给她送了一条羊绒毯,怕她感冒,及时将她带回了家。

  可现在,妈妈死了!

  就因为她误食了别人的药?

  她真想问问是什么药,什么时间吃的,又是什么时候没的生命体征。

  可她现在除了支离破碎的呜咽声,什么声音都发不出,甚至和母亲道别的话都讲不出来。从父亲去世,一直都是母亲陪着她,可自从她结婚,因为傅庭尧对母亲伤害过她不满意,她就满怀信任地将妈妈交给了这个男人。

  哪怕他把她送进了监狱,她都没想过,母亲会受到什么疏忽照料。

  可他,为了要她的肾,救他心里的白月光,偏偏就这么做了!

  陆浅浅又不是医生,她有什么权利让母亲随便停药?!还不是因为她背后有傅庭尧,所以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默默地听了她的话!

  简宁扑在母亲的尸体上,哑然痛哭。

  不,不对!

  按照陆浅浅刚刚出去喊他们进来的时间,那会儿母亲应该还没有死亡,可是为什么,她的尸体现在已经有了发僵现象?

  这明显是死亡三个小时以上才会有的症状!

  她眼睛赤红的看向陆浅浅,呜呜吱吱地想给她要母亲吃的药。

  但陆浅浅却满脸惶恐,猛地向后一仰,像是被人推了一把,狠狠地跌在地上,瞬间泪流满面,“阿尧,阿尧我好怕。”

  这是怎么了?

  陆浅浅为什么突然一副被人打了的样子?

  可她根本没碰她!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