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潜在的阴谋

07-09 13:46 发布 | 2024字
A- A+ 纠错
  冷辰绝袖中的五指暗自蜷缩,他确实是小看了这个女人的本事了。他强忍住胸口即将喷发的烈火,嘴角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天地可鉴,我冷辰绝对得起天地良心,若有谎言,千刀万剐。”他半屈手臂,三指朝天。

  百姓相信冷辰绝是无辜的,没有人会那这么狠毒的话诅咒自己。

  四周鸦雀无声,冷辰绝很满意众人的反应,接着说:“丞相一职是皇上对我的恩典,你质疑皇上的决定,实乃大不敬。

  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教训你这个不忠不孝的女人。”

  “是吗?”沈卿云一刀临近了付香的脖颈,刀口染鲜出点点血。

  逼得冷辰绝收回手。他没有把握能快过沈卿云手里的刀。

  “姐姐,你难道真的要做这弑母之人,背上不忠不孝的罪名?放下手里的刀,我们慢慢说,误会一定会解除的。”沈卿雪温柔的言辞,让众人连连称赞。

  沈卿雪,一句误会,就想掩饰掉所有的罪过。

  “先不说我做了什么。若是妹妹给昨天赶走的我的事情,诚心诚意的道个歉,我就放了二娘。进府好好说。若是不能,那我这刀可就没长眼,万一把二娘哪里伤到,那可就是妹妹没有保护好二娘的责任了。”沈卿云握紧了手里的刀,她要的可不是这两人的指责。

  “你在威胁我?”沈卿雪挑眉。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沈卿云看着她,眼中来回较量。

  她深呼吸,事到如此,她只得尽量维持她的贤淑,委屈求全。“姐姐,都是妹妹我考虑得不周,有什么怨气冲我来,你放开娘。”

  “行。”话毕,她毫不客气一巴掌甩到沈卿雪脸上,快准狠。

  火辣辣的疼在沈卿雪脸上燃烧,她嘴角艰难的裂开一丝弧度。“打我你心里会好受点的话,就放了二娘。”

  沈卿云心里嘲讽道,居然到这个份上沈卿雪还能装。好,很好。她毫不犹豫,在沈卿雪的另一边脸上,再补一巴掌。幽幽说道,“妹妹这么有孝心,我便成全你,将之前二娘拿刀相逼的这账算在你头上。”然后,一手松开,放了付香。

  “你……”一般谁会想到沈卿云真打。而且还是两巴掌,沈卿雪咬咬牙,是可人孰不可忍。

  被沈卿云松开的付香,理好衣服,立刻下令道:“来人,给我拿下这个大逆不道的孽畜。”

  “还不动手。”冷辰绝立即呵斥。

  沈卿云握紧手指,他们根本就不把她当人,一句话就决定了她的生死。愤怒的心情席卷而来,她极力按耐住头昏目眩。牢牢记住每一张罪恶的丑脸。

  忽然听见沈卿雪嚷道,“娘,冷相,快扶沈卿云进去再说。”

  “什么?”冷辰绝怀疑他听错,一把拉住沈卿雪。

  “她刚才下了毒。”沈卿雪甩开冷辰绝的手,捂着脸,火辣辣的疼伴着一股骚痒。朝府中跑去。

  沈卿云闭上双眸,晕厥过去。

  “看什么看,全散了。快把大小姐扶进去。”付香生气骂道。今天沈卿云确实有点邪乎,还对沈卿雪下毒,万一,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脸毁了,雪儿这一辈子算是完了。她不得不好好审度审度。

  相府远处十米外的酒楼,一个随从将相府门前的事情如实相告。

  男子放下手里的酒杯,嘴角露出狂妄的笑意,“女人,我看你能活几天。”

  府内

  太医将把脉的结果告诉付香,她怒火冲天,火急火燎的到沈卿云的清云阁找她算账。

  丫鬟正好为沈卿云处理完伤口,沈卿云刚醒过来,就听见一句聒噪声,“我倒是小看了你。”这也证明,她半个时辰没有在门口杀掉沈卿云是个正确的决定。

  “二娘说的哪里话,只要二娘不为难我,妹妹的脸,一定可以在选妃之前治好的。我死了不要紧,无辜的妹妹,可就要陪葬了。”沈卿云从容不迫的应道。

  她也不只不过是拿沈卿雪的脸作为筹码,护她暂时的周全。

  “我凭什么相信你?”付香原来的怒火,少了几分。因为太医说,沈卿雪的毒可以解,不过解毒到修养要三个月,三个月可就错过了半个月后的选妃,那她雪儿岂不是又要等一年。她不得不过来,看沈卿云有没有法子。

  “二娘,不要以为所有人和你是一样出尔反尔。不相信我,那就出去。”沈卿云毫不客气,弯睫下的碧透,朝往窗外。

  “我就姑且相信你这一回。”付香暗暗咽下这口气,道:“你们都给我好好伺候大小姐,万一她哪里磕到碰到伤了,你们都拖出去杖毙,明白吗?”她先让这个小贱人得瑟几天,等雪儿正式当上妃子,她再来一笔笔算账。

  丫鬟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低着头。

  门外的冷辰绝讽刺的笑了下,刚才付香敢怒不敢言的表情他全看在眼里,这可是他第一次看见身为诰命夫人的付香在沈卿云手里吃瘪。终归是有些能耐,不然沈卿云她今日也进不了相府的大门。

  她到底和以前不一样了,究竟是背后有人指使,还是她隐藏的太深?他发现,他从来都不真正的了解过她。不过,不重要,在他的眼底,他就不信沈卿云能掀出什么惊天骇浪来。

  听闻付香出来的脚步声,他巧妙的飞身躲避开。

  沈卿云看付香的背影淡出了她的视线,瞳孔愈加幽深了,她沈卿云从这里失去的,要一点点的夺回来。

  至于沈卿雪的脸,只是复仇的开始。

  她之前将发钗里的尖细的银针用外力刺到沈卿雪的后背,狠狠扇脸的时候,脸庞的血脉就顺着错位开始流淌,在加上她盛怒,心火旺,逆行也就越快。导致她的脸局部会变热,成为绛紫色,然而没有及时取出细针,血会堵在脸上,有种麻而痒的感觉。

  这种现象外表看起来会像是中毒,实际上是特种兵最经常的暗杀方式。几天后就不知不觉毙命。

  然而,她在谋划的同时,另一个更大的阴谋也在迫近她。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