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质问

07-09 13:46 发布 | 2305字
A- A+ 纠错
  夜,寂寥无声。

  后庭的稀疏声伴随着点点的火把星,越来越近。

  “砰砰”一阵吵闹将床上的沈卿云惊醒。

  “啪嗒。”门栏一下被踹开,浩浩荡荡的声响拉回了沈卿云的思绪。她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冷辰绝就拽着她的头发把她从床沿拉到地上。

  寒冷,从地上袭来,漫入四肢。她抬起密睫,撞见了冷辰绝身后的那名女子,顷刻间语塞。心,像是泄气般,恍然,她明白了这些都是为什么。

  冷辰绝一席白衣,墨黑的长发都紧紧束缚于发冠,细密的双目如枯井般幽深莫测,红唇紧抿,双手交错身后,手指轻轻的摩挲。“贱人,我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说,情夫到底是谁?”

  沈卿云努力撑起身体,唇畔勉强撑起一抹冷漠的笑意。她从未碰过别的男人,就连他冷辰绝也不例外。“我的说辞,还有用吗?”

  “辰哥哥,你看,姐姐是不打自招。”沈卿雪走到冷辰绝身旁,在耳边亲昵,算是替她做了回答,眼角微露的庆幸,是志在必得的杀戮。

  “妖女,是你在陷害我?”沈卿云挣扎爬起来,想要抓住她。可惜并没有碰到分毫。

  一只脚紧紧的踩在她的五指上,疼,是疼的锥心刺骨的感觉。她怒目看着冷辰绝,真的是人如其名,和他名字一样,狠绝。

  她瞪得越深,冷辰绝就踩的越用力。突然,嘎吱声传来,右手失去了知觉。

  沈卿云全身都蜷缩在一起,冷辰绝仍旧没有松开。她的瞳孔慢慢放大,幽静的院子传来她的惊呼声。

  “贱婢,雪儿心底那么善良,怎么可能陷害你?”说罢,他抬起墨色瞳仁,淡淡说:“要怪,就怪你自己不知检点,和野男人交合,丢了我的脸。”他拂了拂袖。

  “我没有,你中七彩蟒毒,我为了你不惜违抗命令,取三生草欲救你的性命,可惜害了父亲。你偷学独门武功,我为了你挨受悔过棍,身上断了三根骨头。遇刺,我为你奋不顾身挡了那一剑,胸口留下一道无法痊愈的伤疤。你说过,要对我一生一世的好,难道,忘了?”湿润的双眼渐渐变红,眼前的男人逐渐模糊不清,直到,脸庞滚烫滑落。

  冷辰绝朝后退了步,沈卿云为他做的每一件事,都不要命,倾尽一生。他冰冷的心,瞬间,软了几分。全世界对他最好的,除了沈卿云,没有别人。

  沈卿云拿起冷辰绝脚下的手,血肉模糊,中间,隐约露出血染的几根森森白骨。苍白的嘴唇,瑟瑟发抖。

  沈卿雪侧过脸颊,金步摇轻轻的摇曳。柳月眉下,狭长的丹凤眼充满无限风韵。修长的指尖搭载沐辰绝的手心,说:“姐姐为了辰哥哥牺牲那么多,没错。可是,这并不能掩盖你偷人的事实。功过,不能抵。”

  听到偷人两个字,冷辰绝的心猛地一沉,无止尽的愤怒席卷而来,燃烧过他的心脏。难怪沈卿云自命清高,从来都不肯不让他碰……

  十几个人拿起棍子,朝着她打来。

  沈卿云蜷缩起身体……

  “这样,会不会太狠了?”沈卿雪退后一步,用帕子遮住带着笑意的眼眶。嘴角,却莫名的弯起来了。

  他抬起手,嘴角衔起邪魅的笑意,问道:“你觉得我这样处罚你,够不够呢?”

  沈卿云抬起清肿的额头,惨淡的笑着,伸出血骨模糊的手,心凉万分。她碧透的眼里沉淀着万分的悲痛:“冷辰绝,离大婚还剩两天,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利用完就甩开吗?”

  “对你好,是因为你有利用的价值。如果你不是丞相的女儿,我根本不会喜欢你。”冷辰绝蹲下身子,望着沈卿云越来越诧异的双眸,伸出优美的长指,挑起沈卿云的下颚,残酷抓紧,道。

  沈卿云正起身体,地毯上染红的血,格外刺眼。她深呼吸,试探的问了问了最后句,“你曾经爱过我吗?”凌乱的发丝让她看起来非常落魄。

  沈卿雪抓紧裙摆,期待着冷辰绝的回答。他的回答,也关乎她的爱。

  死寂,无声。

  沈卿云跌坐在地上,全身气力被抽离。是她痴痴傻傻还盼望着一个不一样的回答,他的行为,不就是答案吗?“利用我,得到这里一切,原来一切你早就计划好了。”

  沈卿云的话犹如一个厚重的耳光打在冷辰绝的脸上。冷辰绝咬着牙:“打,给我狠狠往死里打。”

  “啊……”惨绝人寰的叫声伴随着天雷轰的一声在无尽的天空中划破出一线光明。难道是上天也觉得她太可悲而震怒了吗?

  冷辰绝最痛恨别人拿他是靠沈卿云夺得沐丞相府这一点说事。沈卿云是他人生中的污点,他要抹去。精密的眼低沉下去,是嗜血的凶残,在漫无边际的黑夜中,渐渐扩散开。

  外面狂风骤雨。

  沈卿云不再挣扎了,全身都是火辣辣的灼烧感。她仰望着天花板,那些美丽的承诺破碎全无。

  为什么她倾心相付却还是得不到相濡以沫的爱?

  她不顾身份高贵,爱上一无所有的冷辰绝。让父亲教他武功,参加比武大会。暴加乱的交战,她为冷辰绝挡了一剑。冷辰绝坠崖,她不惜在冰天雪地中寻找他五天五夜,落下病疾。她为他,付出了亲情,甚是生命,不惧生死。可惜,到头来还要落个不贞的骂名被打死。

  可笑,真的很可笑。

  痛的感觉已经不那么清晰的,全身变得都麻木了。嘴角裂开,一丝丝鲜血从嘴角流到白皙的脖颈。

  她不甘,不甘,如果生命能够倒退到原点,她一定不惜一切让这两个人生不如死。

  哀怨的眼神定格在房顶的中央,温热的心最终失了心跳。

  冷辰绝挥挥手,表情不带任何情感,吩咐:“去,把她扔去喂猛兽。”

  进来的几个小厮,抬着的尸体,朝着地口牢笼走去。

  牢笼之中关着野兽,外形丑陋。一张牙,露出尖锐的牙齿和墨绿色的唾液。看着被提进来的沈卿雪,舔了舔舌头。

  小厮隔着铁门,把沈卿云直接丢进去。

  突然,已经昏死过去的沈卿云双目一张,黑黯的眼神中爆出如利剑的光芒。

  嘎吱!是野兽脖颈碎掉的声响。

  时间,定格在此。

  野兽无力的耷拉着脑袋倒在沈卿云的脚边,而她站着那里,衣袂飞扬。

  眼里早已没有了懦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寒霜。即使她衣衫破旧,也依旧掩饰不了她风华绝代的气质!

  这一刻,这具瘦弱的身体里装的灵魂不再是废材小姐,而是一代特种兵沈卿云。

  小厮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同样的,不放心沈卿云死尾随而来的沈卿雪也看到了。她震惊的看着牢笼的女人,她诧异的不是沈卿云没死,而是那个卑微胆小怕事的贱女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身手?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