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死了就解脱了

06-12 14:21 发布 | 1535字
A- A+ 纠错
  温昭阳疼的几近麻木。

  “皇上太狠了……太狠了……”碧落见她脸上还带着血,颤抖着去擦,“公主,都到这种时候了,您还不肯说出真相吗?您最近频繁晕倒,定是您那晚替皇上引出来的蚀心毒,已经有了毒发征兆。可现在皇上居然以为是盛莲儿救了他……”

  “嘘……咳咳……“话没说完,就被温昭阳及时制止,木然道,““我没有证据,司丞锦不会信我。”

  连玦曾经说过,只要蚀心毒发作,就只有三个月可活……

  必须尽快找到证据,讲明盛莲儿死亡真相。

  她用命来搏,就是要让司丞锦比她还痛苦!

  要他日日夜夜被愧疚折磨!

  她想让他像记住盛莲儿一样,记住她……

  而她的爱,早已卑微到了极致。

  她凄惶地摸了摸自己绑住布条的眼睛,想到了死不瞑目的父皇……

  死了好,死了就能解脱了。

  次日,行刑宫人准时到达殿内,盛洁柔也来了,她还是一身洁白衣裳,步步生莲,脸上挂着娇娇柔柔的笑。

  她身边的奴婢睨了温昭阳一眼:”大胆!你见到娘娘为何不下跪!“

  说着,就拉了温昭阳下床,一脚踹上她膝盖,她身上的伤痕无数,没有用药,此时又经拉扯,撕心裂肺的疼,尤其蚀心毒这几日越发厉害,她险些没撑住又晕过去。

  她什么都看不到,但猜到了来人是谁,只能努力站起来,撑着自己最后一点尊严:”她算什么东西,东施效颦,也轮的着本公主给她下跪?!“

  不过是个瞎子而已……

  盛洁柔最恨别人把她和那个姐姐比,她心里恨极了,但脸上依然是柔弱可人的神情:“公主……别和奴才一般见识,您见到臣妾可以不跪……”

  奴才……奴才不都是听主子的意思么?

  温昭阳冷笑:“看来您宫里的奴才比主子权力还大。”

  盛洁柔的脸色更难看了。

  行刑宫人知道皇上宠她,想趁机表现一把,于是一鞭子抽过去。

  啪,一声。

  顿时血肉溅出,温昭阳嗓子口涌上一抹腥甜,盛洁柔正好过来,被吐了一身。

  白衣上染了污血,盛洁柔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凭什么她生来就高高在上,而她却连盛莲儿都比不上,她要她们都死!统统都去死!

  眼角一瞥,就见到了一抹明黄。

  是碧落那个死丫头请了司丞锦过来!

  她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立刻身形一歪,跌落在温昭阳一旁,抱头作战战兢兢状向后退去:“啊!公主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我只是想到姐姐死的那么惨……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来找你了。”

  简单一句话,不仅重新点燃了司丞锦的怒气,还为自己动手找了理由开脱,那副凄惶的模样更是我见犹怜。

  ”盛莲儿出现在你父皇床上的时候,你很震惊吧……说起来盛莲儿肚子里的孽种还是你的弟弟呢,那个老色鬼,哈哈哈哈锦哥哥取他人头时,我就在旁边。原本我还想给你做母妃呢,后来发现做锦哥哥的皇后更好。“她刻意激怒温昭阳,”还有……啊!“

  温昭阳气的发抖,她当初拿盛家姐妹当自家人看待,谁知盛莲儿居然会爬上父皇的床,后来跟着她去北疆,又说怀了司丞锦的孩子,她肚子里明明是父皇的种!就因为这件事,母后也不再召她入宫……直到宫变那天,她只知道母后死了,连面都没见上。

  “贱人!你住嘴!我要杀了你!”她胡乱抓打空气,即将抓到盛洁柔的时候就被冲进来的司丞锦一把推开!

  他护住盛洁柔,急忙问:“柔儿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盛洁柔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缩在司丞锦怀里不出来,牙齿打颤,指着温昭阳说:“皇上,她好狠的心,不仅对杀害姐姐的事毫无悔意,今日居然还想要杀我,她还说……还说……“

  “柔儿不怕,有朕在,你只管讲便是。“

  她扑通一声跪下,脸上带着微不可察的诡笑:“她还说锦哥哥夺她温家江山,她早晚要报杀父之仇……”

  夺她温家江山……呵,这个蠢女人,如果不是他,她以为她还能留下这条贱命?前皇后根本没把她当女儿!

  盛洁柔匍匐在地,整个人都在抖,“她说姐姐该死,您……您也该……“

  司丞锦冷笑一声,像是没看见温昭阳满身的伤:“想杀我?”

  浑身都痛,但她依然挺着脊背,循着声音扭过头去:“司丞锦,是不是盛洁柔说什么你都会相信,而我才是那个谎话连篇的女人?!“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