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宴会

12-12 18:13 发布 | 2566字
A- A+ 纠错
  安寒烟仿佛受了惊吓一般,目光涣散的躲在众护卫身后。

  安寒烟小心的打量着众人,只见左席中一位皇子玩味的盯着她。

  这个人,她有印象,是时常来左相府拜访的三皇子。

  她知道从他那个角度,应该是看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可那又怎样?事情已经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

  从此以后,安雨蝶再也没办法装了,就算装也没有人会信了!

  安寒烟转身,选择无视掉三皇子的目光。

  不知为何,看到这人,她直觉的不喜。

  三皇子目光阴狠,一看就知不是磊落之人!

  安寒烟这样想着,突然一笑,皇家之人又有几个是磊落的了?

  这时,缓过来的众人纷纷向左相告退。

  不同的是他们来时带着满腔的欢喜,而走时却是满腔的怒火。

  很快,左相院中只剩下了愤怒的太子,从容的五皇子,看戏的三皇子……

  左相无奈的瞥了一眼这三人,看来这事,他们是管定了!

  安寒烟缓缓抬手撩了撩碎发,露出来的手腕布满了伤痕。

  三位皇子看着安寒烟无意露出的伤痕,瞬间了然。

  根据刚才安雨蝶的表现,安寒烟定是时常受欺负。

  左相瞥了安寒烟一眼,皱起眉头,以往是自己小看这个女儿了!

  五皇子眉头紧蹙,他一直没来提亲,是因为不想让她受伤。

  毕竟,一旦自己发动夺嫡,毕竟会牵扯到安寒烟。

  他不想让安寒烟卷入这场争斗,想着左相府要安全一些。

  如今看到她身上的伤,五皇子心里很是内疚。

  好一个左相府,竟然敢伤害他的人!不想活了!

  太子也是怜香惜玉之人,看到安寒烟手腕的鞭痕,更是心疼。

  太子恼怒安雨蝶的行为,想站出来为安寒烟出头。

  但是想到太子府中的幕僚的劝告,太子又有些犹豫了。

  当今正是用人之时,幕僚逼着他娶左相府的安雨蝶。

  只有这样,才能拉拢了左相和定疆侯,丰满自己的羽翼。

  可是今日看安雨蝶泼辣的样子,只怕是弊大于利吧!

  娶了这样善妒的女子,以后后院怎得安宁?

  现在安雨蝶的脸是否完好都不知,想来那些幕僚也不会在逼他了。

  太子这般想着,转眼看向了安寒烟。

  她委屈的双眼发红,眼泪要掉不掉的,这模样撩人心弦。

  太子觉得安寒烟的模样才符合太子妃的形象与气质。

  定疆侯远在边疆,对自己的势力其实并无多大帮助。

  若是娶了安寒烟这个大小姐,不也是拉拢左相么?

  “你叫什么名字?”太子柔声问道,眼底是掩不住的柔情。

  五皇子见状也是眉头一挑,寻思着有情敌了啊!

  这可是他母后留给他的媳妇儿!谁也抢不走的。

  当年,安寒烟的母亲和五皇子的母亲惠妃交好。

  安寒烟的母亲弥留之际,拖惠妃为两孩子定下婚约。

  所以,那时候,五皇子便认定了安寒烟了。

  安寒烟低下头,浅浅一笑道:“安寒烟”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倒是好名字啊。”

  站在旁边看戏的三皇子,讥笑的盯着眼前满是心机的安寒烟。

  三皇子在一旁将一切看得明白,到想知道安寒烟会如何收场。

  这时候,安雨蝶的母亲,大夫人叶莲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如果不是安寒烟,安雨蝶不会这样!她可是来算账的。

  但大夫人还没走近,便看到了三位皇子对安寒烟的重视。

  大夫人只好暂时退下,向安雨蝶的房间走去。

  太子眼神暧昧的看着安寒烟,左相自然也是看出太子的心思。

  “夜秋公子,烟儿任性,过两个月过府后还请公子体谅一些。”

  五皇子年幼时便出宫独自建府,世人皆知他对皇位兴趣。

  五皇子潇洒自在,不喜别人唤他为皇子,于是都唤他公子。

  夜秋眼望着左相这只老狐狸,竟想利用他来打消太子的念头。

  不过这一次……韩夜秋还是乐意被左相利用的。

  太子听了左相的话,眉头紧蹙,心中自然也知道了。

  在他印象中,五皇子的确是从小就与某官员的女儿有了婚约。

  只是时隔多年,他便忘记了,只是没想到竟是她……

  太子看着一直保持安静的安寒烟,只得作罢。

  “二小姐的事情,事出突然,还望左相不要迁及无辜。”

  太子说罢,颇为惋惜的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开了。

  三皇子看着太子的背影,看来太子挺中意这个安寒烟啊。

  得想办法让他再中意一点,只有他们热闹了,才有好戏看啊!

  五皇子朝安寒烟走过去,将一瓶金疮药放入了她的手中。

  他低声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随意受伤!”

  不等安寒烟回答,韩夜秋也转身走了。

  安寒烟抬眼,咧了咧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倚在椅子上的三皇子见众人都走了,便也走了。

  走前,三皇子还意味不明的看了安寒烟一眼。

  其实这个结果,三皇子也是乐于其成的。

  左相府和定疆侯府一心想把安雨蝶嫁入太子府,做太子妃。

  对三皇子的拜访,左相更是三番四次装傻。

  如今,安雨蝶那脸毁了,左相就不得不正视自己了!

  左相这人一向自私,宠爱安雨蝶,不过是有利可图!

  而如今,安雨蝶得罪了太子,那张脸可能也毁了!

  想必,太子一定不会娶安雨蝶……

  三皇子这般想着,勾唇笑了一下,缓缓离开了。

  ……

  众人走后,左相才道:“烟儿,你的目的是什么?刚刚那一鞭你本可以躲开的。”

  安寒烟静静的看着左相,心里凉凉的。同样身为女儿,他对自己却只有猜疑和质问?

  “父亲,蝶儿那一鞭太突然,烟儿没太注意,所以没躲过。”

  安寒烟说完抬起头,波澜不惊的看着他。

  他心头一震,她这从容的模样……像极了她的母亲。

  “罢了,烟儿,以往的事就算过去了,以后我们要互帮互助。”

  安寒烟冷冷一笑,“互帮互助?”

  莫非是见安雨蝶没利用价值,便开始打她的主意了?

  还真是个自私的人了!为了自己的仕途可以牺牲任何人。

  他这样自私的宠爱,安寒烟还真不敢要!

  左相心中烦闷,一脸无奈,“等大夫走了,去看看你妹妹吧。”

  说完,左相不等安寒烟回答,便转身离开了。

  左相走后,安寒烟轻抚着手臂上的伤,“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安寒烟回到自己的院子,立刻换回了一身麻服。

  她正抬腿想往外走时,清儿冲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你今天真漂亮,清儿从没见过小姐这么漂亮的样子。”

  安寒烟笑道:“傻丫头,人靠衣装,女人天生是要打扮的。”

  “不不不,小姐是天生丽质,小姐在清儿心中是最美的。”

  饶是冷漠的安寒烟也被清儿这一板一眼的认真模样给逗乐了。

  清儿又道:“小姐,我给你上药吧,五皇子给小姐药定是喜欢小姐。”

  安寒烟“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身边有个活宝真好。

  安寒烟回道:“他不是因为喜欢我,是我今天帮了他一个忙。”

  清儿双眼睁的老大,好奇道:“什么忙啊?”

  安寒烟没有再说下去,毕竟知道的多了对她也不好。

  清儿看着安寒烟的伤痕,突然不安起来。

  “小姐,大夫到现在都没有走,你说二小姐的伤能好么?”

  安寒烟苦笑道:“看今日那情形,只怕是好了也要留疤。”

  “二小姐今日是活该,怕只她们会再过来找你麻烦。”

  安寒烟微微一笑,安慰道:“来了我也不怕,今日好好休息,明天战斗。”

  清儿看着自家小姐状态这么好,也就收起了那颗提心吊胆的心。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