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想再看到你

03-14 15:05 发布 | 3179字
A- A+ 纠错
  第五章不想再看到你

  倾盆的大雨丝毫不留情面的拍打着跪倒在地的楚沫茜。

  此时的她面色苍白,嘴唇发抖,双眼紧闭。

  墨泽坐在后座上,一动不动,就这样深深的看着这一切默默发生着。

  他的唇角含着似有若无的韵味,谁也猜不透是在想着什么。

  突然,他的神情一松,终究还是不忍心。

  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墨泽抿紧了唇齿,冒着大雨大步走了过去,强健有力的大手一把搂住女人的腰部,将她横抱起来,大步流星地朝着不远处的车走去。

  “开车,以最快的速度去医院!”

  一上车,墨泽便扬声命令道。

  司机也不敢耽误,快马加鞭就驶向最近的医院。

  经过医生确定没有什么大碍后,墨泽才慢慢地宽下心来。

  他一个人坐在床边,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楚沫茜躺在床上,脸上恢复了红润,像是睡着了。

  在这样安静的空房间里,她那微弱得似有似无的呼吸声都那么的清晰可听。

  “嗡嗡嗡——”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墨泽脸色微微一沉,伸手拿出来,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犹豫了一秒后,挂断了。

  可是那头分明不肯这么容易罢休,一连打了好几个。

  唯恐吵到楚沫茜休息,墨泽直接将手机关机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沫茜动了动眼皮,缓缓睁开了双眸。

  她的视线先是扫过四周的雪白,然后落在了墨泽身上,眼中划过一丝疼痛。

  “你怎么在这里?”她咬着牙半坐起来,倔强道,“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出去!”

  要不是因为墨家,父亲一定也不会死!

  楚家的变故,和墨家一定脱不了干系!

  墨泽脸色阴沉,伸出手想要扶她躺好,“你生病了,身体正虚,好好休息。”

  楚沫茜一把挥开他的手,怒道:“不用你管,你给我走,我不想看到你啊!”

  墨泽僵在原地没有动,良久,只淡淡道:“你爸既然已经去世,你就节哀顺变吧。”

  这些话就像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的割着楚沫茜的心。

  节哀顺变?怎么可能?

  “不是你爸,你当然能说的这么轻巧!”她大声吼道,“这下你满意了吧,这下你父亲该满意了吧!”

  墨泽坐在床边,将女人一把搂紧怀中,抿紧唇齿,没有说话。

  楚沫茜眼眶通红,不停挣扎着,“你放开我,你走开,不要碰我!你走,你给我走,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呜呜呜……你给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堵住了。

  楚沫茜睁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眼眸中划过一丝沉沦。

  但是片刻之后,她又很快恢复了过来,卯足了力气,用力推开男人。

  “啪——”的一声,响彻了整个安静的房间。

  空气好似凝固了一般。

  楚沫茜眼眶通红,扬高了手,身体微微颤抖着。

  “你走,你走啊!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永远都不想见到你!”

  这一句逞能的话说出之后,她的眼泪又再一次的喷薄出,席卷了她那巴掌大的小脸。

  墨泽见她情绪如此激动,又因为知道她身体没有大好,便不好再继续待下去让她难受,只好转身离开。

  看着病房的门关上,楚沫茜躺在被窝里,无声地抽泣着。

  墨泽透过窗户看了一眼,脸色沉沉地吩咐一旁的助理道:“安排人,好好照顾她。”

  “是!”助理得令,恭敬地点点头,连忙下去办了。

  墨泽叹了一口气,出了医院。

  回到墨家大宅,墨泽才刚推开门,就听见一声暴呵传了过来。

  “你还知道回家啊,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爹吗?”

  坐在沙发上的墨父愤怒地走了过来。

  还没有等墨泽开口说什么,脸上就先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险些没有站稳。

  墨父收回发麻的手,冷哼一声:“你现在倒是出息了,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

  他打了二十多个电话,自家儿子竟然一个都没有接,更是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会让一向不近女色的自家儿子如此沉迷?

  墨泽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脸颊微微泛红。

  “我告诉你,楚家那个丫头,你是想也别想!”墨父指着他,态度十分坚决,“以后不要再和她有什么瓜葛,你要什么样子的女人没有?”

  墨泽扯了扯嘴角,“你的事我不管,我的事,你也别管。”

  “你你你!”墨父被这一句话气的不轻,“真是个逆子!总之,你别和她有什么关系,我这也是为你好!”

  语罢,墨父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鼻孔出气哼了一声,余怒未消地转身上了楼。

  墨泽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眉头紧紧锁在一起。

  这些年,父亲执意沉沦于官场政权之事,楚市长入狱以及他的死,恐怕真的和自己的父亲脱不开关系。

  可是,自己的身体除了楚沫茜,对谁都没有兴趣。况且,在这些天的相处中,他对那么女人也渐渐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少爷,顾家少爷来了,说是有事找您。”管家走了过来,躬身汇报。

  顾家少爷?顾泰昊?

  他来有什么事?

  墨泽收起思绪,点点头,“让他进来。”

  坐在沙发上,顾泰昊喝了一口茶,也不急着说话,似乎是在考虑怎么开口合适。

  墨泽勾了勾唇,率先打破沉默,“顾少爷不是说有事来找我吗?是什么事?”

  听见这话,顾泰昊便也不打算婉言,直接说道:“我来这里,是想要请墨总帮我一个忙。”

  墨泽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顾泰昊轻咳两声,像是下了决心,这才接着说:“事到如今,能帮我一起争夺顾家家产的只有墨总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他顿了顿,看了墨泽一眼,继续说:“作为交换,我可以帮墨总追到楚沫茜。听说,墨总对于我这个前未婚妻,感兴趣的很。”

  顾泰昊说出最后一句话,本是想为了能增加谈拢的胜算,却不料在墨泽耳中听起来是十分的刺耳与不舒服。

  墨泽眯着眼睛看面前的男人,只是勾唇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见他这副样子,顾泰昊也摸不准是什么意思,只好带着催促意味地问道:“不知道墨总意下如何?”

  “呵,”墨泽冷笑一声,面上一派风轻云淡,“不好意思顾少,我墨泽没这么多同情心,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帮的。”

  “你!”顾泰昊自然很轻易就听出了是在讽刺他,顿时气的不行,却又没办法发作。

  他伸着手指着墨泽,你了半天没有个所以然。

  墨泽伸手招来管家,眸色一凝:“送客。”

  顾泰昊还想要再说什么,管家却已经走到了他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无奈之下,他也只好愤怒地哼了一声,离开墨家。

  ……

  独自一个人留守医院的楚沫茜,因为一个人独处的时间过于长,心里总是想些一些胡七八糟的东西。

  越想越乱,只好把头埋进被子里埋头痛哭。

  可是门口就守着助理他们一行人,所以哭泣的声音都不能放纵自然,只能是那种小声的啜泣,小声的流泪。

  门外的一行人似乎听到里面有些什么动静,赶紧机警的问了一声,“楚小姐,你有什么需要吗有需要的话,直接喊我们就是了。”

  她赶紧抑制住自己内心的哭腔,故作镇定的说道,“没、没什么事情。”

  “嗡嗡嗡——”

  摆在病床头的手机铃声振动,打破了这里宁静的一切。

  楚沫茜抹了抹眼泪,连忙接听起来。

  “喂,你死了没有啊,没死的话就给我好好的听着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电话那端传来中年女人嫌弃的声音。

  楚沫茜自然听出了是自己的母亲,但这样的话语还是刺的她心里有些难受。

  她强忍下情绪,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静,“恩,什么事。”

  “好,我们母女二人也就开门见山的说大实话,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楚沫茜的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苦笑,这个时候倒是母女了。

  “你现在既然和墨泽在一起,向他要个几百万的支票,应该很容易吧?”

  听见这话,楚沫茜抿了抿干燥的唇齿,忍住心里的难受,开口拒绝:“妈,我和墨泽没有关系,你知道的,不可能的。”

  楚母在那端顿时惊叫起来,“楚沫茜,你还真以为我这么好骗吗?你是不是不想给我钱,所以编这话来骗我?我好歹也是生你养你的人,你爸因为你出了事,我让你去要点钱来保障我的生活,怎么了!怎么了!”

  楚沫茜咬紧了唇齿,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不知道有什么话可以反驳,可是她根本不可能舔着脸去真的去找墨泽要钱。

  “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还是华丽风光的市长夫人,现在你父亲已经去世了,你能补偿的人只有我了!”楚母骂骂咧咧个不停,“你要知道,我让你做的这些,只是赎罪而已!”

  楚沫茜深吸一口气,打断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挂了。”

  “楚沫茜,你这个小贱人,你别挂,你……”

  收了线,那些难听的话瞬间戛然而止。

  楚沫茜深深叹了一口气,将眼泪逼了回去,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心情很不好受。

  感觉就像是顷刻之间,就失去了所有,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原本以为碰到了墨泽,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没想到是仇人……

  呵,真是造化弄人。

  她以后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