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葬礼

03-14 15:05 发布 | 2324字
A- A+ 纠错
  楚沫茜深吸一口气,未发一语。

  楚母许是气极了,猛地直接挂掉了电话。

  楚沫茜背靠着墙壁,无力地瘫软了下来。

  难怪……难怪那个男人会突然救了她,甚至如此帮她。

  原来是别有目的。

  呵,亏她如此相信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没想到他很有可能是害父亲的罪魁祸首!

  这一刻,楚沫茜觉得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了一样,闷的慌。

  终于,她还是没有忍住,眼泪缓缓滑落下来,浸湿了整个苍白的脸庞。

  楚父的葬礼是在一个下雨天,一早,楚沫茜便起床开始准备,穿着一身黑色素雅的连衣裙,下了楼。

  她默默坐在餐桌上吃饭,什么话都没有说。

  墨泽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将疑惑放在了心中。

  吃饱后,楚沫茜便准备出门。

  墨泽拉住她的手,淡淡道:“去哪,我陪你。”

  楚沫茜看着那双手,深吸一口气,甩了开,冷漠拒绝:“不用。”

  墨泽皱了皱眉,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突然之间转变如此之大。

  他抿紧唇齿,还是跟了上去。

  楚沫茜突然顿住脚步,没有回身,却是低吼道:“我说,不用你陪我!”

  墨泽的眉头锁的更深了,大步走到女人面前,出声质问:“你到底怎么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楚沫茜才抬起头,眼中已然泛着泪花,哽咽问道:“是不是你和你的父亲?我父亲出事,是不是和你有关?”

  墨泽脸色一变,继而瞥开视线,只淡淡回答:“是与不是,总要有证据。”

  然而这话在楚沫茜听来就是心虚的意思,她扬起一抹绝望的笑,“呵,我还以为真的有一个人无条件的对我好,原来是我想多了。”

  墨泽眼中划过一丝伤痛,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楚沫茜闭上眼睛缓了缓情绪,再度睁开的时候,里面满是决然。

  “既然如此,这几天的照顾多写墨总了,再见。”她边走边说,却觉得脚步十分沉重,深吸一口气,咬牙吐出最后几个字,“再也不见。”

  “嘭——”的一声,大门被关上。

  墨泽紧紧盯着女人消失的地方良久,神情复杂的很。

  楚父生前虽然是市长,但因为后来落魄了,许多人不愿意趟上这浑水,所以也就没有多少人来追悼。

  楚沫茜到的时候,灵堂一片安静,只有时不时的几个人。

  她捂着嘴,颤抖着身子走过去,二话不说,瞬间就跪了下去。

  她很想说对不起,很想可以做点什么,可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却是什么都说不出口。而她自己也很清楚,就算说的再多,一向疼爱她的父亲都不会再回来了。

  “哟,这不是沫茜嘛。怎么,还有脸来追悼楚市长啊?”

  张意姿穿着一身艳丽的衣服,缓缓走了过来。

  她就是听到了消息才特地来这里的,否则,又怎么可能会想要来沾染死人的晦气。

  楚沫茜自然是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她吸了吸鼻子,忍住眼泪,不想要在这个女人面前展示柔弱的一面。

  张意姿却是不依不饶,嘲讽道:“我要是你啊,一定没有脸坐在这里。你爸可是被你害死的!他要是泉下有知,一定不想见到你这个不孝女!”

  这话在楚沫茜听来十分刺耳,她咬紧牙关,努力将情绪压下去。

  这种时刻,这种地点,她不想动怒惊扰了长眠的父亲。

  “哦,对,上次你不是还和墨泽在一起吗?”张意姿的神情间满是不屑,“真想不到啊,这楚市长才刚死,都还没有入土为安,你就和仇家的儿子在一起了,啧啧啧,这人不要脸啊,真是天下无敌了!”

  楚沫茜心中的怒火再也忍耐不住,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怒目直视面前的女人,“张意姿,你到底有完没完?”

  张意姿丝毫不为所动,只得意地笑了笑,“我要是你爸,不被别人弄死,都要被你这样的女儿气死!”

  楚沫茜咬着牙,看了父亲的遗照一眼,默默道了歉,然后拽着张意姿朝外走去。

  “哎哟喂,你这是干什么?”张意姿顾忌形象,挣扎的动作不好太大,很快就被撵了出去。

  “滚,你给我滚!”楚沫茜狠狠吼道,“我爸根本不想看到!”

  张意姿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子,手撑着雨伞,整了整发型,“怎么,恼羞成怒了?”

  楚沫茜深吸一口气,“我怎么样,不需要你管!你要真有闲情,就好好去管管顾泰昊,她能这么对我,也能这么对你!”

  “真是活该,晦气!”张意姿见讨不到便宜了,便冷冷哼了一声,走了。

  楚沫茜缓和了一下心情,刚转过身,脸上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楚沫茜,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刚从房间出来的楚母穿着一身黑色的旗袍装,头上别着一朵白花,脸色看上去憔悴的很。

  楚沫茜后退了几步,好不容易才站稳,下意识地捂住红肿的脸颊。

  “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楚母怒气冲冲地指着外面,眼中的火焰好似恨不得将面前的女人烧死。

  要是这个不孝女,她现在还在享受着衣食无忧的市长夫人生活。

  天知道这几天她过的是怎么样的日子,每个人都把她当瘟神一样躲着,就连借个几千块都没有人愿意!

  “妈……”楚沫茜声音哽咽,刚刚面对张意姿的气势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别叫我妈!”楚母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害死你爸,还跟仇人如此亲密,楚家都是毁在了你手里,你知不知道?!”

  “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楚沫茜说着说着,眼泪便簌簌落了下来,“我已经和墨泽没有关系了。你就让我进去祭拜一下爸,可以吗?”

  “哼,不可以!”楚母冷笑一声,伸手狠狠一推,“要祭拜,你给我出去祭拜,别待在这儿,脏了楚家的地!”

  说完,嫌恶地拍了拍手,转身走了进去。

  楚沫茜忙不迭后退了好几步,被那样的眼神深深刺伤了。

  瓢泼大雨淋湿了她的衣服,整个人十分狼狈。

  她也不敢再朝里面走进去,唯恐地面被弄脏,更怕在这样的日子惹的母亲不快。

  虽说她和母亲从小就不亲近,但再怎么说,今天也是父亲下葬的日子……

  楚沫茜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和泪水,脸色愈发的苍白,她深吸一口气,咬牙直接跪了下去。

  然后弯身磕了三个响头。

  紧接着,她就这么笔挺着身子,一动不动地跪在大雨中。

  就让她来送父亲最后一程。

  可是,很显然,楚沫茜低估了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先前的感冒还没有好,现下又淋了这么久的雨,不一会儿便撑不住,眼前一黑,晕倒过去。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了下来。

  坐在里面的墨泽目光紧紧锁在雨中晕倒的那个女人身上,神情中却是没有丝毫波澜,更是一动不动。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