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为机智的自己鼓掌

05-30 13:26 发布 | 2240字
A- A+ 纠错
  冷风吹来。

  凤弥天感觉身上黏黏的,一身的血渍,让她很不舒服!

  她从老妇人身上撕下一块布条,擦拭身上的污渍。

  擦完后,又翻出老妇人的里衣。

  撕下一些布条,开始包扎身上的伤口,包完后又开始梳理头发。

  她将长发高束,扎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

  扎好头发,凤弥天下落的手,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一下。

  她的手,继续自然垂落。

  毒针无声无息的滑入掌心……

  猛地,凤弥天急速转身,射出了毒针。

  同一瞬间,一颗石子射向了凤弥天。

  凤弥天避开了那石子,她的毒针也射偏了。

  射偏了?

  她凤弥天的字典里,可没有射偏了这个词。

  这一次的“毒”不在针尖,而在炸裂的针管内,那是无形无影的毒气。

  凤弥天看着倒地的身影,脸上又挂起了她的招牌邪笑。

  她走过去,看似纯良无害般,笑着问道:“是不是觉得浑身使不上劲儿啊?”

  月光下,赫然一个美如妖孽般的男子,坐在一片落叶上。

  他斜靠着一颗大樟树,裤腿上淌着血,青丝如瀑布般散落着。

  人间尤物!

  凤弥天的脑海里,猛地蹦出这惊艳的四个字。

  妖孽男子没有答话,目光却冷冷地注视着凤弥天。

  凤弥天与他对视,眼神凛冽了起来:“说吧,偷偷盯着貌美如花的我看了这么久,什么目的?”

  满脸痤疮,还貌美如花?

  这女人,和传闻中差别很大啊。

  洛炎弋突然来了兴趣。

  他嘴角上挑,戏谑回应道:“怎么,看自己未来媳妇儿犯法么?”

  未来媳妇儿?

  凤弥天也有目瞪口呆的时候。

  费神好一会儿,她这才从原主记忆里找到了答案。

  原主曾与二皇子指腹为婚,后父亲被皇上处死后,二皇子就退婚了。

  谁也没有想到,皇上紧接着又把凤弥天赐婚给了御亲王。

  御亲王,洛炎戈,曾经是天颐国战神。

  但如今却是废柴王爷,听闻活不过三个月。

  皇上把第一丑女赐给他,很明显是一种羞辱。

  这个妖孽男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夫?

  凤弥天前世从没谈过恋爱,现在却猛然蹦出个未婚夫,还是个尤物!

  特工杀手的心,也禁不住剧烈跳动了几下。

  她稳住呼吸,同样戏虐道:“未来夫君,看着未来媳妇儿被人打耳光,你心里啥滋味啊?”

  洛炎弋没有回答,而是双眼迸发出杀气,射向凤弥天的身后。

  凤弥天也明显地感觉到了身后窸窸窣窣的响动。

  又有杀气接近。

  凤弥天转过身,正欲迎接来者。

  突然,洛炎戈的长袖里,一条长鞭飞射而出,缠上了凤弥天的腰身。

  凤弥天心神大惊。

  洛炎戈没有中毒!

  22世纪的最强毒气,竟然在洛炎戈身上失手了?

  这个男人,真的是妖孽吗?

  凤弥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软长鞭带向了洛炎弋身后。

  同时,一支冷箭从她刚才站立的地方射过,钉在了大樟树上。

  凤弥天看着那支冷箭,眉心一皱,明白了过来。

  洛炎戈不是偷袭,是救了她一命。

  而那些急速接近的杀手,杀气凌厉,明显是冲着洛炎戈来的。

  所以,凤弥天决定出手,算是回报洛炎戈刚才的救命一鞭。

  她的手迅速探入空间,拿出了夜视镜,还有手指头大小的麻醉枪。

  这样的夜色下,有了红外线夜视镜的帮助,凤弥天就是无所不能的强人。

  她挥手间,远处不停响起人体倒地的声音。

  前后几个眨眼,敌人就全部倒下了。

  凤弥天迅速收起装备,悠闲的走到了洛炎戈身前。

  她这一系列动作极快,而洛炎弋一直注视着前方。

  他只道是凤弥天擅使暗器,解决掉了蜂拥而上的追杀者。

  凤弥天笑道:“啧啧,像我这样的大美人可真烦恼啊,追求者都追到这了,我只好让他们睡下了。”

  她的双手背在身后,面向洛炎弋,眼神如月光般皎洁,十分天真无邪的俏皮模样。

  可是话刚说完,她就收起了笑容。

  因为,身后又有一股更强的杀气出现!

  而且,这股杀气直指凤弥天!

  凤弥天一个后翻下腰,避开了直指心脏的利剑。

  当她正欲反击的时候,那条软长鞭,先一步缠住了利剑。

  洛炎戈冷冽的声音响起,“住手!”

  来人听到御亲王的话,立刻跪了下去,“王爷,属下救驾来迟,请王爷责罚。”

  洛炎戈点了点头,收回了长鞭。

  而倒地的凤弥天,则翻了个白眼。

  什么嘛,原来是自己人。

  这家伙倒是护主心切,差点把她捅了个透心凉。

  凤弥天起身,一脚把那个护卫踢翻,并道:“你吓死本宝宝了。”

  ……

  本宝宝?什么鬼自称?

  不只是护卫,就连御亲王听到凤弥天的话,嘴角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洛炎弋摩挲着软长鞭,目光意味深长,注视了凤弥天片刻。

  他对护卫道:“你回去吧。”

  “王爷!”护卫的声音很急切,并且用眼角瞟了凤弥天一眼。

  护卫的表情被凤弥天看在眼里。

  她暗自冷笑,这个护卫竟然想灭口。

  洛炎戈……会不会接受手下的提议呢?

  凤弥天心里浮现颇有趣味的猜测,不过,她可不习惯让别人决定自己的生死。

  所以,凤弥天冷冷的看着护卫,突然说道:“把尚且有用的人杀了,难道就是明智之举了?”

  护卫脱口而出:“你什么意思?”

  凤弥天脸上挂着微笑,走到了洛炎弋面前。

  最后,她盯着洛炎弋的腿,道:“面色发白,嘴唇发紫,胃部绞痛有九日了吧?”

  洛炎戈不答,他俊美的脸颊上,看不出丝毫表情变化。

  凤弥天继续道:“明日起,心脏开始有抽痛感,持续九日,九日后,你会上吐下泻,喉咙肿大不能进食……怕是活不足三个月了。”

  洛炎戈的脸上,依然悠闲自在。

  而护卫则神色大变,张嘴想说什么。

  凤弥天不给护卫插话的机会,轻快的继续道:“你的小指已经开始发黑,九日后无名指也将发黑,九九八十一天后,将十指全黑,十指全黑的那天……”

  凤弥天顿了顿,想必不要她说,对方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继而又道:“而且多处穴位受损,脚骨中毒,就算活过了三个月,这辈子也半身不遂了。”

  死乐欢,凤弥天只在古书上看到过这样的毒。

  此毒的厉害之处在于慢性,忍受折磨等待死亡的过程,无疑才是最痛苦而绝望的。

  还不如一死,来得痛快,故名死乐欢。

  啧啧,这下毒的人,对御亲王是有多深仇大恨啊!

  凤弥天还在暗自幸灾乐祸。

  突然,致命的软鞭缠上了她的脖子……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