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秦晚,你不要后悔!

07-05 10:12 发布 | 2048字
A- A+ 纠错
  “嗯?”顾景琛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她这话的意思,怔了两秒才脸色一变。

  刚刚心中的旖旎情绪全都消失不见了,他脸色阴沉地咬牙道:“你还要回英国?这么快?”

  “不然呢?我课程还没修完呢,何况,这边也没什么让我留恋的东西了,以后我们大概也不会再见面了。”秦晚说得随意,顾景琛却没办法轻松地回应。

  从半年前,导师就一直挽留她,希望她能留在英国发展。

  说实话,那边开出的条件很诱人,秦晚之前是因为欧阳霖的关系,所以也一直很犹豫。

  这几年她一直在国外求学,两人见面的时间并不多,她心里一直觉得挺愧疚的。

  现在好了,她可以不用纠结了。

  他紧闭双唇,好半晌才把几欲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又沉吟了一下,才装作无意道:“既然这样,看来我们需要喝点酒庆祝一下咯。”

  听他说起喝酒,秦晚心头一动,记起那些悲伤的人似乎都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放松自己,摸了摸似乎依旧被什么压得沉甸甸的胸口,秦晚觉得自己或许应该试试。

  庆祝?是该庆祝,庆祝她恢复单身,马上就要开始新的生活的。

  “那就点些酒吧。”

  她话音刚落,点餐的服务生已经敲了敲门走了进来,秦晚随意勾了几个菜,她没喝过酒,也不知道怎么分辨,更不想问顾景琛这个问题,干脆便随意勾了一个,然后把菜单交给了服务生。

  服务生看了两人一眼,见顾景琛没有反对,便拿着菜单离开了,等到酒菜上了桌,顾景琛才知道秦晚点了什么酒。

  他扶了扶额头,把那瓶FOUR loko拿起来,交给了服务生。

  “这瓶退了吧。”

  “干嘛?这是我点的酒,你退什么退?”秦晚见他这番做派,顿时有些不悦,她好不容易想喝点酒,他却自作主张想给她退了。

  “这酒度数高,你不要随便喝。”

  “哼,你在嘲笑我的智商吗?这分明是十二度的酒而已,能有多高的度数,我今天还偏要喝了。”秦晚一把夺过,拉开拉环就猛灌了一口。

  入口没什么感觉,除了不怎么浓烈的酒味,喝起来实在不觉得有多高的度数。

  秦晚越发不信任顾景琛的话了,他们向来不对付,他这样估计就是不想让她好好喝一顿酒,总是要找点茬才爽快。

  顾景琛脸色一下子有点不好看,他伸手就要夺过她手里的酒,却被她灵活地闪过,再要抢。

  她居然幼稚地仰头咕噜咕噜又喝了一大口,顾景琛再一伸手,总算抢了过来,随手便丢在了地上。

  顾景琛叹了口气,无奈道:“这酒是非常出名的断片酒,别说你这样没喝过酒的,就算是我也不敢随便喝。”

  他话说完,秦晚却一脸镇定地看着他,完全不信任他的样子。

  “我觉得我现在什么事也没有啊,就跟喝了饮料似的,你那些话还是拿来骗别的姑娘吧。”

  秦晚说完,也不想再理他,明明想好好喝顿酒,也被这人捣乱了,她现在只想赶紧吃完饭走人,再也不想跟这人打任何的交道。

  他们两个大概就是天生的冤家,八字犯冲!遇上他就总没好事!

  秦晚不说话,埋头吃饭,顾景琛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已经吩咐服务生去弄些醒酒的药来,等秦晚一发作就给她吃了,免得她到时候太难受。

  过了十来分钟,秦晚开始觉得自己头有些晕,她以为是自己喝的太急,又是空腹,便没有太在意。

  再过了一会儿,酒的威力开始汹涌袭来,秦晚觉得天旋地转,手脚发软,人就这么软软地倒向了一旁。

  顾景琛早有防备,忙地抱住她,浑身却忍不住有些紧绷。

  怀里的秦晚柔软又温暖,像是一个热源,不断地吸引他靠近。

  顾景琛僵硬着动作拿了醒酒药喂给她,秦晚此时还有些神智,只是觉得头晕目眩,身上没有力气,但讨厌顾景琛的思维还在,她不断努力地想要离开他的怀抱。

  但因为手脚发软,推拒的动作就像在挑逗一般,软软地划过顾景琛的胸膛,那双手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地撩拨过他的胸口。

  顾景琛呼吸一紧,忍不住擒住了秦晚作乱的双手,她现在这个状况怕是也走不了了。

  这酒一时半会儿醒不了,他只能在附近开个房间让她慢慢清醒。

  他把她放在床上,转头去关了个门,顺带冷静了一下自己。

  好不容易恢复了平静,顾景琛回到房间,就看到秦晚已经衣衫半褪,满脸潮红地在床上挣扎。

  她一边低声呢喃着:“好热。”

  一边不断扯着身上的衣服。

  因为动作太大,他已经能看到她胸口那一片雪白的肌肤,再往下,那若隐若现的地方更让人心跳如雷。

  顾景琛强迫自己移开眼,却又终还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过去。

  秦晚似乎看到了床头的水杯,挣扎着想去拿,眼见她就要摔到床下了,顾景琛下意识去抱住了她,又替她拿了水杯递到她嘴边。

  秦晚如饥似渴地几口喝干了水,却还嫌不够似的,不断地做着喝水的动作,顾景琛拿开水杯,想去再帮她倒一杯,却被她转头一头撞上了他的脸。

  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冰凉的抱枕,秦晚紧紧抱住抱枕不想松手,嘴也不断在抱枕上亲吻着,似乎汲取一点凉意,让自己燥热的全身冷静下来。

  顾景琛不断地深呼吸,却怎么也克制不住自己身体的反应,秦晚吻了一路,最后碰到了他的唇。

  顾景琛被她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口,然后在她疯狂的吸吮中,再也无力挣扎,他脑中属于理智的那根弦,蹦地一声,彻底断掉了。

  他抱住她压倒在床,喘息着低声道:“秦晚,你不要后悔。”

  秦晚的回答是再次贴上了他的唇。

  顾景琛反客为主,疯狂掠夺了起来。

  唇齿间,他低声呢喃着:“就算你后悔,我也不会再放你走了。”

  窗外,月色正好,没有一丝乌云遮蔽,直到月光暗去,屋里才渐渐没了动静。(112)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