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前往封地

07-01 16:22 发布 | 2139字
A- A+ 纠错
  第二章

  “国师大人这是想什么呢,休息会吧,在此稍作停留再上路。”厉烨掀开车帘,身子半探入车厢,“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晕车?”

  “无事。”谭安歌说着拂开他的身子,从另一侧跳下马车。

  她挑了块巨石坐下,脑中还是火光血海,嘴里的桃酥吃得有些食不知味,厉烨余光瞄到,便也跟了过去。

  “国师……”

  “谭安歌。”她打断厉烨的话茬。

  厉烨一愣,随即轻笑,舒了口气道,“谭安歌,本王想知道,对于本王册封太子一事,你为何百般阻挠?”

  “百般阻挠?”谭安歌闻言轻嗤,眼中划过冰冷,“天意罢了。”

  谭安歌说完,便要离开,却被人扯住手臂,她不耐转头,正对上厉烨认真的神色,“本王不信天意。”

  “可陛下信!”谭安歌想到上一辈子厉烨也是这般认真向她保证做个明君,不由得恼火,声量随之拔高。

  谭安歌抿唇,深吸一口气,这才开口,敷衍地弯弯唇角,“天意就是如此,殿下信与不信与我何干?”

  她说完径直往马车上去。

  “车夫,停车。”谭安歌盘坐时,突然睁眼,蹙眉道,“我们改道走。”

  “这……”车夫略显为难。

  谭安歌不耐地挑开帘子,见车夫依然驱马,语气有些不悦,“停车。”

  谭安歌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手指捻了捻,这才扭头看向厉烨,“王爷不愿意?”

  方才她闭目养神时顺道算了一算,走这条路定会出事,错不了的!

  厉烨恍若未闻,索性闭着眼睛假寐。

  谭安歌推搡两下,他人却岿然不动,她气急,狠狠啐了一口,“你自己走吧,微臣恕不奉陪!”

  说完,她撩开帘子便往车外跳去。

  “谭安歌!”厉烨听到动静,睁眼便见她跳出去的身影,瞳孔骤缩,有些气急败坏地吼道。

  马车速度不快,谭安歌落地便稳稳站定,可才往一边走出几步便被拦住。

  “小美人,去哪啊?”

  为首那人挤出个贼眉鼠眼的笑,不怀好意地搓着手,步步靠近,“小的们,把他们给我拦下来!”

  话音刚落,一旁便窜出数道人影,拦在马车前后,将他们一行人围在其中,又齐齐亮出大刀。

  随行丫鬟从没见过土匪拦道,当下便吓得乱作一团,一时间人喊马嘶。

  谭安歌面色微变,心中暗骂厉烨耽误时间。

  “不知道这一行是什么人?竟也敢劫道!”厉烨端坐在马车内,语气冰冷。

  土匪头子嘿嘿一笑,仿佛听了笑话,“这要不是知道,怎么会早早在这里等着?那位大人说了,只是让我们留你们几天,乖乖下车束手就擒,我白老大保证,绝对不动你们!”

  谭安歌刚要开口,便见厉烨果真下来,她忍不住给他个白眼,不动声色退到他身边,将人拉住。

  “圣旨上说了,十日抵达,若是因此耽误,落到有心人手里可就成了抗旨不遵!”谭安歌低声警告。

  厉烨挑眉,瞥她一眼,同样压低声音道,“那国师大人有何高见?”

  谭安歌还没来得及回话,厉烨便高声开口道,“我们跟你走。”

  “你疯了?”谭安歌猛地瞪眼,一把扯住就要走过去的厉烨,但还是没拉住。

  ……

  北劻寨。

  “大人,这边请。”白老大点头哈腰地引着一人往房里来。

  谭安歌和厉烨被绑了双手坐在位子上,听到声音,不由得打起了精神。

  来人一身黑色长袍,面覆鬼刹面具,看起来神神秘秘。

  “这就是您让抓的人。”白老大说着指了指厉烨的方向。

  那人顺着手看过来,突然惊呼,“师妹?”

  “师妹?”白老大重复一次,双目睁大,难不成抓错人了?他咽了口唾沫,哆嗦道,“大人,你们认识?”

  谭安歌蹙眉看着那人,但他裹得严严实实,她一时分不出是谁。

  见她疑惑,横竖也不怕厉烨知道他身份,那人索性将面具取下,“师妹,是我。”

  “师兄?你怎么在这?”谭安歌已经被解了绳子,她揉着泛青的手腕,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你让人绑我们的?”

  见二人以师兄妹相称,厉烨眉头紧锁,今日之事,莫非是涂山一派为之?

  涂钦绪面上微郝,可转眼看到厉烨时,眸光变得冰冷,“师妹,与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你……还是要一意孤行辅佐厉烨?”涂钦绪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谭安歌闻言,有一瞬失神,随即一笑,“师兄可能不知道朝廷上的事,此次敬王前去连州封地,便是我的手笔。”

  “你做的?”涂钦绪眉头皱得更深,下意识反驳,“怎么可能,以前你不是……”

  “以前?”谭安歌神色微变。

  前世虽然她一直看好厉烨,但也是在厉烨封为太子以后,涂钦绪等人才知道她的想法。

  更何况这一世她从未表露半分,那有什么以前?

  今日的涂钦绪尤为奇怪,她虽然师从涂山,但她们师兄妹的感情一直不温不火,甚至隐隐有些针锋相对。

  前世二人关系缓和还是因为意图惩治那惑乱江山的狐媚子,可重生之后的这个时候,她和涂钦绪的关系不该这般亲近。

  谭安歌眼带疑色。

  涂钦绪一愣,讪笑着摇头,“没有,你听错了。”

  谭安歌尚有疑虑,却没再继续问下去。

  “父亲冥寿将近,也该回去烧柱香了。”涂钦绪面色落寞。

  涂山在占星一道举足轻重,手法更是玄妙至极,可身为亲生儿子的涂钦绪没这方面的慧根,倒是谭安歌自小聪慧,拜入了涂山门下,成了真正继承他衣钵之人。

  前世,涂钦绪便执着此事,钻研时又偏激,走了岔路。

  谭安歌想着,心中感慨万分,“是该回去看看,正巧离连州不远,倒是方便不少。”

  说完,不等涂钦绪开口,她便转了话锋,转身与涂钦绪对视,“既然今日这一出是师兄安排的,倒也好说话些,当我二人离开吧。”

  “我已联络父亲门生,只消让敬王多呆几天,便可以彻底断了他的帝王之路。”涂钦绪笑意温润,眼底却是执着。

  谭安歌自然知道他的想法,师父的门生遍布朝野,北劻寨又远离都城。

  此事到朝廷之上,众说纷纭,只怕不会有人知道她二人到底为何耽误,到时候若有心人弹劾,只怕会担个抗旨之名。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