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要不要脸

07-01 13:33 发布 | 2229字
A- A+ 纠错
  一路上,宁怡都没有再和季昀说话,直接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她隐隐觉得季昀的态度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却又分辨不出究竟有何不同。

  也许他只是刚好从那里经过,顺手救下自己?

  宁怡不认为季昀是专程去救自己的。

  毕竟他现在应该对自己厌恶至极。

  出事的地方离宁王府并不算远,马车不一会就停下了下来。

  “还打算继续装睡?”季昀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她。

  宁怡暗中咬牙,此时若是苏醒岂不尴尬?索性装睡到底。

  季昀轻笑一声,上前拦腰将她抱起,踏出了马车。

  恰好此时发现宁怡尚未归府的宁泽匆匆带着人出门。

  “怎么回事?”宁泽看到这一幕大惊,上前就要去接过宁怡,却被季昀不着痕迹的让开。

  “偌大的宁王府竟然连一个侍卫都派不出,竟让堂堂郡主差点被歹人所伤,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季昀冷冷的看着宁泽,眼中明显带着讽刺。

  宁泽顿时沉了眉眼,当时宁怡走的太快,等到他发现的时候早已失去了踪迹。

  但现在不是辩驳的时候:“怡儿怎么了?”

  “路上遇歹人欲劫财,幸好被我救下,她和丫鬟都受了点伤。”季昀指了指身后的侍卫,他手上正抱着绿荷。

  宁泽朝季昀行了一礼:“多谢季少将军出手,今日之恩我们宁王府定会相报。只是现在可否将舍妹交给我,府中大夫将会为她诊治。”

  语气中已经有了些些不耐。

  京城中谁不知宁怡喜欢季昀已久,季昀却丝毫不领情,常常漠然以对。

  现在他这般堂而皇之的抱着宁怡站在门口,以后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闲言碎语。

  季昀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声音低沉:“我救的人自然归我管,不然等宁王府的侍卫去给她收尸吗?”

  收尸两个字着实严重,让宁泽难得的来了怒气,正欲开口却被宁怡朦胧的声音打断:“哥哥?”

  听到宁怡的声音,原本还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

  两人之间的争执越演越烈,要是自己再不出声只怕会吵起来,宁怡也顾不得许多,只能“恰到好处”的醒了过来。

  “季将军,还请将我放下,我可以行走。”宁怡抬头看了一眼季昀。

  季昀再是不愿也不能强迫她,只好将她放下。

  两个丫鬟上前扶住了宁怡。

  “今日大军回朝,季少将军想必事物繁忙,我们就不打扰王爷了。”宁泽行了一礼,带着宁怡准备回府。

  季昀看了一眼宁怡,清浅的勾起一个笑容:“改日再见。”

  就在此时,一个拔高的女声在背后响起,让季昀和宁泽都蹙起了眉头。

  宁怡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却见宁沁梓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正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

  唇角微勾,她的眼中闪过别样的光彩,自己之前被人抢劫的恶气终于可以找到地方发泄了。

  “堂堂郡主为何如此不知礼数?一声不吭的跑走,却连累我们四处寻你,自己舒舒服服的在家等着!”宁沁梓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冲着宁怡吼道。

  宁怡离开之后没多久,她们才收到消息说宁怡不见了,车夫自然开始四处寻找,牵累着她们也一直在车上坐着,一直找到现在。

  几个娇.小姐自然受不住这般劳累,百般要求之下才决定先行回府,却看到宁怡安然无恙的站在府门口。

  心中隐秘的期望破碎,宁沁梓自然怒火旺盛。

  啪!

  宁沁梓不可置信的看着宁泽,没想到他竟然会动手打自己。

  宁泽现在却是怒不可遏。

  若是宁怡只是出去玩了一圈回来,宁沁梓这般说宁泽可能只会口头上责备,可宁怡刚刚才历生死劫回来,宁沁梓只不过是坐在车上陪着找人就这般大的火气,这份亲情着实让人冷心。

  宁怡也诧异的看向宁泽,她从来没想过温柔的大哥会有动手打人的一天,而且打的还是一个女子。

  “你居然打我?!我要去告诉祖母!”宁沁梓捂着自己的脸,看向宁泽。

  她虽然只是庶女,却因着父亲的缘故颇受祖母喜爱,在府上也是一片小姐的派头,从未吃过这样的亏。

  “打得好!”季昀忽然朗声赞道。

  “季少将军?!”宁沁梓这才发现季昀也在场,刚才自己只顾着冲宁怡发火,居然忽略了他。

  她看看季昀又看看宁怡,瞬间脑补出了很多东西。

  “宁怡亏你还是个郡主!为何连市井女子都不如,如此不知廉耻?季少将军不喜欢你,你却巴巴的赖着人家。难怪你急冲冲的离开,竟是去找季少将军?你要把我们宁王府的脸都丢光吗?”心中的愤怒和嫉妒已经将宁沁梓所有的理智都消磨殆尽,她不管不顾的冲着宁怡吼道。

  宁怡这下倒是相信了之前宁沁彤所说的,宁沁梓喜欢季昀。

  “不要脸?”季昀玩味似的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眼底却是一片寒凉。

  “京中都知道季少将军被三妹缠得烦不胜烦,是我们宁王府的错,得罪了。”面对季昀时,宁沁梓顿时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宁怡眉眼微沉,没有说话。

  “你是?”季昀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眼中光芒越来越盛。

  宁沁梓一愣,以为季昀当真不认识自己,声音娇柔的回答:“我是宁怡的堂姐,宁沁梓。”

  “呵。”季昀上下扫视了她一眼:“我还以为你是宁王。”

  宁沁梓的脸顿时僵住,就算再蠢也不会听不出季昀的嘲讽。

  “口口声声你们宁王府,据我所知你不是宁王,也不是宁王的女儿,代表哪门子的宁王府?”

  “若是我没记错,她是皇上亲封的郡主,你是白身,肆意辱骂郡主乃是不忠。”

  “你的父亲并无官职,闲赋在家吧?换句话说,也就是宁王养着你们一家人,你不仅不愿意帮忙寻找失踪的堂妹,甚至因为这件事怪罪于她还辱骂她,乃是不义。”

  “小辈之间争执,你却偏偏要闹到家中长辈面前,劳累长辈乃是不孝。”

  季昀一口气说完这些,然后顿了顿:“像你这种不忠不义不孝之辈,究竟哪里的来的自信你比她好,竟然敢训斥她?”

  宁沁梓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昏过去了,她没想到季昀会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

  宁怡也愣住,季昀这是句句见血,直刺宁沁梓的内心啊。

  “还有,谁说的我不喜欢她?”季昀看着宁怡轻轻一笑,又将视线落在宁泽身上:“宁王世子还请好好管教姐妹,我等着你的谢礼。”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咚的一声,宁沁梓昏倒在了地上。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