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滚钉板?

07-01 12:18 发布 | 2072字
A- A+ 纠错
  第四章 滚钉板?

  刘姨娘不答,看向自己的随从“木青?”

  那名叫木青的青衣男子立即上前跪下,道“回老老将军,祠堂是有守卫的,不过自从玉浅小姐进去之后,每隔一天,青青姑娘便会设法引开守卫,给玉浅小姐送东西。”

  说到这里木青看了凌玉浅眼,深深的拜了下去,“属下感念他们主仆情深,也觉得不过是送个东西不会出什么事,便没在意。没想到,昨日正是守卫交接之时,出了这样的事,是木青失职,甘愿领罚。”

  刘姨娘低头转动手上的碧玉镯子,心中冷笑,悠悠道,“浅浅,你还有何话说?”

  凌玉浅一哽,顿时无言,心中更是愤恨,没想到刘夫人在这里等着她。

  她那么久就已经布置好一切了!不过三言两语,便推得干干净净!不过这也提醒她,这次大火不是意外,

  “大姐姐,我们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你纵火。可同样,你也无法证明自己清白。”

  凌月莹手抚长发,一副安静温婉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是一针见血,直达要害。

  “朝中断案,也不是说谁可怜,没有能力,就是无罪的。再说大姐姐,你真的没能力么?那兰家的隐卫,我们可不知你是何时有的。”

  凌玉浅袖中双手一紧,这些人,还真会借题发挥!兰家隐卫的能力名动天下就算她是个废人,也能成事!

  不用看也知道众人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或探究或质疑。如此一来,前面自己的自称无能的说辞,倒像是心虚强辩之言。

  此时她还真该感谢那纵火之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那三妹妹的意思是?”凌玉浅出声询问。

  凌月莹笑了笑,起身向上座的凌正南福了福身子。

  “月莹听说,上衙门喊冤,可是要滚钉床的,如今大姐姐既然说自己是冤枉的,却又拿不出证据,不如就让她滚钉床?若她不死,此事就此作罢,爷爷觉得呢?”

  闻言,凌正南看了一眼凌月莹,眸中划过一丝不悦。作为女儿家竟然如此恶毒,那钉床要是滚了,无论结果怎么样,玉浅算是毁了。

  “父亲,儿子觉得这办法可行。既然玉浅不肯承认,当然要做点什么。”

  刘姨娘眼睛亮了亮,也应和道“儿媳也觉得,这办法可行。”

  “还请老将军处置凌玉浅,给列祖列宗一个交代。”

  一时间大厅之中所有人都跪倒在地,异口同声。

  凌玉浅冷眼看着这一切,心中冷笑,哼,到底是列祖列宗不好交代,还是你们这些人不好交代?如此异口同声,真不知道是当真气愤至此,还是另有他意。

  凌正南看着这些人,十分为难,这件事确实要交代,可总不能明知道玉浅是冤枉的,还要她受这份苦吧!

  “这…怕是不妥,你们并没有证据说是玉浅做的,这样太不公平。”

  凌玉浅看着爷爷,心中一暖,爷爷是真心疼她,在这种时候还排除众议一心向着她,真好。

  她理了理凌乱不堪的发,淡淡的道“这样处置…我也觉得可行。”

  不过…可不是我一个人滚钉床,咱们走着瞧,别以为只有你们会拿祖宗说事!今日我倒要看看,你们谁不顾自己性命也要我死。

  她一说此话,刘姨娘就迫不及待的让人抬上了钉床,两米长二人宽的铁板之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尖锐铁钉,钉子又细又长,钉尖泛着幽幽的冷光,只这么看着就让人背脊发麻额头冒汗,更别说是往上面滚一圈了。

  “玉浅小姐,请把…”

  有人幸灾乐祸开口,厅中许多人都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凌玉浅看了一眼那钉床,然后看向坐在一边冷眼旁观的父亲。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说一句话,由着这些人如此污蔑她,如果不是爷爷有心护着,这些人给她一杯毒酒他都不会在乎吧…

  同样是女儿她就不明白为何差距这么大?但凡他多关心自己一点,也不会造成前世的结局。

  她起身,到贡桌边拿起一个苹果,向钉床走去。

  她衣衫凌乱,蓬头垢面看起来很是狼狈,可就是这样的她,有种坚韧和屈,她一步一步走去,毫不畏惧。

  “我的话还没说完。”她淡淡开口“让我滚钉床证明自己的清白,当然没问题,可是爷爷,各位叔伯姨娘,若是日后查出纵火之人不是我,那今日你们苦苦相逼,又如何给我交代?”

  她说着,将手伸至上空,手掌一转,苹果自由落下,众目睽睽之下,苹果落在钉床之上。

  只听噗的一声…铁钉狠狠穿透苹果,毫无阻拦一般,让众人的心忍不住一紧,浑身个二寒。

  “若是你们有人答应,查清真相后也滚钉床为我赔罪,今日这钉床我就滚了!”

  她抬头,看着上的爷爷,恭敬的问道“爷爷觉得这可公平?”

  凌老爷子略微思索,便点了点头扫视了一眼厅中的人,沉声道“玉浅说的有理,如此就都有交代了。”

  众人在凌老爷子的视线下纷纷低下头去,若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凌玉浅说出这个要求,或许有人会赌,可是看到那个苹果之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凌玉浅看着这些人,心中冷笑,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

  “月莹妹妹,既然你提出这个建议,你可是愿意做这个担保?”凌玉浅似笑非笑的看着凌月莹。

  凌月莹一张小脸都白了,她没想到平日里人人可欺的大姐姐,今天竟然如此反常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原本不过是想要讨好刘姨娘才说出这样的话,希望日后自己的日子好过一点,没想到偷鸡不成还惹的一身晦气。

  她干笑两声,讷讷的道“妹妹不过随口一说,不当真的,大姐姐莫怪。”

  凌玉浅又将视线移到凌水儿身上,就见她慌忙看向自己的母亲,脸上有着惊慌,而刘姨娘眼睛迅速转了转,看向上座的凌老爷子。

  “父亲说的没错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冤枉了玉浅。”她看向凌玉浅,脸上满是关切慈爱的神色。

  看来今天是没办法治这丫头与死地了,不过也没关系,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咱们走着瞧。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