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当堂辩解

07-01 12:18 发布 | 2384字
A- A+ 纠错
  第三章 当堂辩解

  她眸中精光闪过,火烧祠堂么?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毁了她一生,这一次,她绝不忍辱偷生,绝不让任何人欺负践踏。

  一行人穿过座座院落,到达凌家大厅之内。

  一进入大厅,便见到一排排祖宗排位,排位之下有一个用来供奉的桌案,桌案之上放着三个盒子,很是古朴,应该有些年头了。

  凌玉浅知道,那是凌家三大家法,鞭子,铁棒,白绫,

  而后便是端坐在主位上多年不管家事的爷爷,此刻面正面色铁青,见她进来眉头微微舒展,却狠狠噔她一眼。再往下,一次坐着父亲,叔伯和各位夫人,皆是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她,好像下一刻就能喷出火来。

  最末则坐的是女眷,和家中公子小姐。刘夫人一行人进来,在相应的位置坐下。

  凌玉浅不动声色的扫视一周,目光微沉。凌家支系庞大,很多叔叔伯伯都在外开府,有的是朝中名将,没想到今天能来的都来了。

  见有人幸灾乐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有的满是愤怒,还有的眸中满是同情,还有的意味不明,她收回视线,便听到有人怒吼。

  “凌玉浅,你好大的胆子祖宗家法面前还不下跪!”

  闻言凌玉浅看了一眼出声的人,那人面容四十出头,长相棱角分明,肤色黝黑,可见是常年在外风吹日晒造成的。身材健硕,一身铠甲,乃是她的庶出叔叔名叫凌明杨,如今已经自立门户,位列将军。

  她眉头一皱,若是跪了,就相当于认错,若是不跪…祖宗家法面前,确实失礼,这些人还真是会折腾。

  想了想她还是跪了下去磕头道“凌家后辈凌玉浅,叩拜祖先。”

  一礼过后,她想要起身,便见刘夫人摆了摆手,立即有两个婆子一左一右将她按住,让她无法动弹。

  “二姨娘这是何意?”

  凌玉浅挣扎两下无果,一双如秋水般的眸看向刘夫人。

  “我不过是想让你在祖宗家法面前,忏悔自己犯下的错罢了!”

  凌玉浅笑了,“我是犯了错,可父亲都说过,小惩大诫也就罢了!你去请出祖宗家法,这般大动干戈,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凌玉浅!”

  凌玉浅只提自己有错,对于后面发生的,全盘否认,凌明杨跳了起来,一双眼睛充斥着怒火。

  “凌玉浅,你休要狡辩!”

  “你先是与你母亲顶撞,罚你去祠堂抄写经书面壁思过,你不好好抄经也就罢了!还火烧祠堂!之后又畏罪潜逃,你简直是纨绔不化无法无天!”

  “如今在祖宗家法面前,还不认错吗?”

  “是啊玉浅,那祠堂里供奉的,可都是我们凌家祖祖辈辈战场厮杀的护国英雄啊!你如此行为,对我们家的影响有多大你知道么?”刘夫人适时的添了把火。

  “玉浅,只有你一个人在祠堂,出了这样的事总要有交代的,如今在家法面前,若真的是你,还是快些承认,爷爷叔伯们念在你年幼不懂事的份上,会从轻处置的。”

  凌水儿温言劝说,凌玉浅却心中一沉,眼中冷光一闪而过。

  “妹妹这是哪里的话,我没做的事情又怎么承认?”

  说着,她朝着上座的爷爷拜了拜不卑不亢道“爷爷,玉浅就算再顽皮,也是知道分寸的,怎么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退一万步说,就算玉浅再不喜欢祠堂,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

  此言一出,众人见她一身狼狈的样子,也有些动容。那样大的火,确实如同自焚一般。

  “你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么?说不定你早就安排了人救你,所以才堂而皇之下手呢?”

  坐在末端的一位年轻公子神色悠然的开口。凌玉浅抬眼看了过去,竟是凌耀华,刘夫人的儿子。

  “三弟这话的意思,难不成是想我死在那大火里不成?还是说三弟有什么证据,证明那火就是我放的?”凌玉浅冷声反问。

  “众位也知道,祠堂火起突然,而且火势凶猛,三层高楼半个时辰便焚烧殆尽,我一个人,如何做到?”

  说着凌玉浅抬手,掀起衣袖,将满是烧伤的手臂,至众人眼前。她原本光洁如玉的手臂,现在却是焦黄一片,看起来触目惊心。

  “你们只关心藏经楼的损失,可有人记得,我身在其中,突遭横祸生死一线?”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到什么,自嘲一笑低下头去。

  “也是,在你们看来,我不过是一个人人可欺的无用之人,什么罪责都可以往我身上扣,死不足惜。”

  她这一番说辞,再加上微低着头,长长的睫毛沾着泪珠,就像是被遗弃了的孩子,委屈至极,又带着强烈的不甘,让众人一时间不知如何继续。

  “呀!”

  就在此时,凌水儿惊呼出声,上前拉起凌玉浅的胳膊,如玉的手放在她的伤口上。

  “玉浅,你怎么不早说?疼不疼?一个女孩子,伤成这样可是会留疤的!”

  “爷爷,我们怕是真弄错了,玉浅虽然顽皮了点,即便再不愿待在祠堂抄经,也断然不会做出这样没有分寸的事的。”

  凌水儿出言求情,俏丽的脸上满是心疼,但说出来的话,怎么都觉得不对。

  凌玉浅眉目一敛,不动声色的挣脱她的手。此刻她看凌水儿那一副心疼的面容,只觉得厌恶。

  凌玉浅拜倒在地,委屈的道“爷爷…玉浅也是受害者,还请爷爷明察。”

  受到凌玉浅拒绝的凌水儿皱了皱眉,看了凌玉浅一眼,总觉得这丫头哪里不一样了,如果是以前的凌玉浅,怕早就吓得说不出话来了,怎么可能如此巧言辩解,想了想她也跪了下来。

  “还请爷爷明察。”

  此时凌正南的近身隐卫进来,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老爷子白眉紧紧皱起。

  “清茶已经查过了,现场没有任何痕迹,确实不像玉浅能弄出来的。”

  早在凌玉浅露出胳膊的时候的凌老将军就心疼了,得到这样的消息,更是觉得愧疚,温声道“玉浅你起来回话。”

  说完又瞪了一眼众位儿子。“一群糊涂东西!”

  凌明杨老脸一红,但仍旧不甘心地问“既不是你,那家丁来报,昨夜他们进去的时候,可是见有黑衣人一闪而过的。你如何解释?”

  凌玉浅疑惑的看向凌明杨,眼圈更红了。

  “昨天,大火突起,危难之时是我娘亲留下的护卫拼死将我救出,安置于安全之地。”

  这句话一出,便解释了那黑衣人的身份。而刘夫人眼中,却是出现了恨意。

  好一个玉溪死了都不消停,竟然给凌玉浅留了隐卫,还真是失策。

  “不过说到这里,我到想问问二姨娘,祠堂是家族重地,应该有人把守,可火起之时,把守之人何在?为何我拼命呼喊,都无人前来?”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显然没人想到这个问题,此时纷纷看向刘夫人。

  闻言凌老爷子面色如冰,一双老眼凌厉的看向刘夫人。凌家内院的事他可以不管,可如果有人勾结外人,他也不会轻饶了他。

  “你怎么解释?”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