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赌约

07-01 12:02 发布 | 2023字
A- A+ 纠错
  一阵乱哄哄的吵杂声打断了我的追思,一群人抬着一个躺在担架上,哀嚎连连的人朝我这边走来。

  那群人边走边叫:“让一让,我们找阎大夫救命。”

  阎大夫是一位五十余岁的随军老大夫,帮我诊治过两次。他医术虽高却有些固执,对我一些建议彼不以为然。我师傅曾说医无止境,学无止境,应该当尊敬心怀赤诚的医者。所以,我对这位老大夫很是尊敬。

  震耳欲聋的吼声响起,担架上的人滚到了地下。那人的脸在剧烈地扭曲着,泪水、汗水与呕吐物糊了他一脸一身。众人慌忙上前按住,那人终于耐不住,嘶哑地叫:“兄弟,杀……杀了我!我受不了,杀……杀了我吧!”

  有人劝道:“顾重兄弟,蝼蚁尚且偷生,好死不如赖活啊!忍忍吧,很快就到医帐之内了。”

  有人哽咽道:“大哥忍忍吧!”

  毕伍见状低叹:“这水土不服之症已死十五人,难道还要增加吗?”

  什么水土不服之症这么严重?我捋起袖子,上前对那群慌乱的人说:“小女子稍懂医术,这就帮他缓缓吧!”

  “哎呀,小姑娘你别挡着 ,一边去。”

  “他这是重病,不是你这个稍懂医术能治的。”

  “这病得找阎大夫,小姑娘你走开。”

  此类之话不绝于耳,那个叫顾重的人又在上吐下泄,弄得众人更是手忙脚乱。

  就连毕伍也狐疑地看着我。

  我不理众人,径直走到担架前蹲下来,翻了翻顾重的眼皮道:“既有死的勇气,怎么不尝试让我医治?还怕我医死你啊?”

  顾重迟疑了一下,又一阵号叫过后,终是喘息着说:“好……你医!“

  众人只好停了下来,一起怀疑地看着我。

  我取出藏在衣角边的银针,再让几人按住顾重的身子,将银针一根一根刺了进去。

  不久,顾重绷紧的身体像泄了气的皮球般软了下来,也不再哀嚎,只余一阵阵低低的喘息声随着健壮的心胸起起伏伏。

  “好……好了。”众人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毕伍惊讶地对我竖起了大姆指。

  那顾重抹了一把脸上的粘液,双手对我勉强抱拳:“多谢姑娘。”

  我摇头道:“银针只能镇你一时之痛,清除体内余毒还得靠药物。”又对其他人说:“拿些纸笔墨来,给他开个药方 。 ”

  有人应着小跑离去。

  等待中闲聊得知,原来军中许多人因水土不服引致肠炎,阎大夫日夜操劳无奈病症只增不减痊愈者寥寥,致使军中人人闻病色变。

  片刻,那人拿来纸笔墨砚铺于地上,我凝神写药方。才写完,听得一声耻笑:“就这药方,也能治水土不服所致之肠炎?真是荒谬。”

  那耻笑我的人瘦骨嶙峋,一身朴素的灰袍随着晨风飘飘摇摇,正是那位很受尊敬的老大夫阎友闻。

  我站起来正色道:“顾重此病不是水土不服,而是患了痢疾所致。”

  “哈!哈!”阎友闻大夫怒极反笑,满脸的皱褶在盛怒之下更加深邃:“小姑娘不要不懂装懂。他们是水土不服引起的肠炎,来抛凶猛,大意不得。”

  本不想与他争辩,只是他既然说人命关天大意不得,我也就直视着他说:“阎大夫请细辩,他是毒素积于体内无法排出所致的痢疾,并不是水土不服引起的肠炎。”

  “胡说!肠炎之症可见腹泄、呕吐、发热。而痢疾之症可见排便不利,血便,这两种症状完全不同。姑娘如此乱断病症,可有敬畏生命?”阎友闻怒道。

  我摇了摇头:“阎大夫也许不知,有一隐而急的痢疾,状若肠炎,亦伴有腹泄、呕吐、发热等症,若以肠炎医治,恐怕难于痊愈。我师傅曾治痊此症,断不会错。”

  “胡说!你这丫头师从哪位庸医?竟敢胡乱断症?庸医妄断病症害人不浅。你回去叫那位庸医师傅不要再行医用药,免得丢人现眼事小,祸害人间事大。”阎友闻气得脖子上青筋凸起,咬牙切齿。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对我议论纷纷。

  毕伍忍不住喝道:“施姑娘乃五殿下贵客,诸位莫要太放肆。”将议论声压低了许多。

  我却热血上涌,骂我可以,怎么能骂我师傅?那句庸医真是难听,我师傅的名头说出来能吓死他。

  昂首直视着那双冒火的双眼,我说:“要不,我们赌一赌,看谁治愈的人多为胜。若我输了,为你任劳任怨当一个月药婢。若阎大夫输了,便当众对我下跪向我先师道歉,如何?”

  “先师?你师傅已故?咳……赌?你虽是贵客,也不能拿军营兄弟的命去赌你的意气用事,就算我肯赌,营里兄弟们肯拿性命陪你赌吗?”阎友闻紧握双拳,一步一步往前逼问,双眼火红如血,像要将我吞而噬之。

  我不由得一步步倒退,脚后像是踩到了什么,急忙往一边侧让,身子却失了平衡。眼看要扑倒在地,腰间突地一紧,有人揽了我的腰,避免了一场当众跌倒的狼狈。

  呆呆地望着揽我的人,大氅在旋转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束在发冠里的发丝散落了几缕垂在脸侧,平添了几分洒脱与不羁,深潭般的双目在晨光下泛出星点微澜,淡淡的昙香气息扑面而来。

  不愧是皇族之人,长的好气质好连气味都能清爽得让人犯迷糊。

  我稳住身形后退一步滑出他的手掌,慌忙为方才踩了他一脚道歉:“这……这个身后不长眼睛,还请五殿下恕我心无踩踏之罪。”

  一旁的毕伍忍俊不禁:“难道你还想身后长只眼睛不成?”

  慕容翼的嘴角牵起一个似有似无的微笑:“无妨。”

  他看起来心情不错,四周的气氛却倏地便变得肃穆恭敬,就连正在生气的阎友闻也站得毕恭毕敬。

  慕容翼缓缓地对阎友闻说:“既然施姑娘有治愈的信心,不妨一赌。”

  阎有闻很是意外,急道:“五殿下,不可拿将士们的性命作赌啊!”(112)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