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琉璃碧

07-01 12:02 发布 | 2015字
A- A+ 纠错
  “此等小事,岂敢劳烦皇爷。在下既为大燕使者,自当为施姑娘效犬马之劳。”慕容翼见我不答,举杯对着芬王爷淡淡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那芬王爷邪魅地笑了笑,也将酒一饮而尽,许是断定我在弩王面前不敢发难,有些得意地看了我一眼,退回自己席中。

  酒过三巡,弩王送上黄金千两珠宝两箱和三车弩国特产韧丝绢布作为我父母一行殁于弩国的补尝,但送的是大燕国,却没有一样是送我的。

  原来弩王今天召见我只是为了向世人表示他的关心,装装样子而已。

  慕容翼礼貌地道了声谢,又缓缓地说:“在下代大燕谢皇上赏赐之恩。我大燕一千多人魂归异国他乡,这些赏赐在下定上禀父皇抚恤家属。只是别人还有家属,施姑娘已成遗孤,她历尽九死一生方得以从流寇之手逃脱,受的惊吓与伤害他人难以想像。”

  “真是难为了施姑娘。”弩王胖胖的脸皱在一起,露出几分伤感之色。

  我适时地掩面,优伤道:“小女子爹娘已失,今后将如何自处?”说起爹娘,不由得滴下了两行清泪,本来只是装样样子给弩王看,不想真的流下伤心的眼泪。

  又哽咽道:“皇上啊!我一个弱女子,从前在家衣食无忧,又没什么本事,往后可怎么办? ”

  弩王听我流泪的指控,张大了那双细小的眼睛,很是豪气地对我说:“施姑娘别伤心,朕不会让你吃亏的,你想要什么尽管对朕说。”

  要的就是他这一句,正想怎么说些话套他赏点东西。

  慕容翼早已在一边推波助澜:“听闻皇上日前曾得番王进贡一批物品,其中有一小物件名为琉璃碧,据闻这琉璃碧有解百毒与镇惊奇效,最适合施姑娘这样受了极大惊吓之人压惊之用,不知皇上能否割爱?”

  我甚是惊讶,琉璃碧的大名曾在师傅留下的杂记中看到过,知道此玉是解百毒与镇惊安神的宝物。许多人费尽一生心血寻而不得,不想却在弩国王宫之中。

  弩王胖胖的脸暮地滞了滞,眼里掠过一丝犹豫,但很快又将那肥脸堆满了笑容:“朕曾答允将那璃琉碧赐予清寇有功的王弟芬王爷,君无戏言,施姑娘再要别的吧?”

  我抹了把泪水,转头悲悲切切对地着芬王爷那笑得很得意的脸,哽咽道:“方才王爷说要为我尽绵薄之力,以尽与我爹爹相识之宜。”

  芬王爷愣了愣,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僵硬:“本王极愿为姑娘效劳,可若是太为难之事,还请姑娘另求它物则个。”

  这话说的好圆滑,什么是他不为难之事?

  我继续哽咽道:“小女子因受惊吓太大,以致夜夜难寐,伤病难愈,痛苦万分。要是有那琉璃碧安安神儿睡个好觉,身上之伤定当不日痊愈。还请王爷成全。”

  芬王爷终于收起那虚登假的笑容,无奈道:“不是本王不让,实在是本王需要这琉璃碧。”

  “借我治一治身体疾患也好。”我装作小心翼翼地问。心里却想着这一借,便再无还期。

  “这个……。”芬王爷露出一脸为难之色,眼底掠过一抹阴挚烦躁。

  慕容翼没待他将话说完,站起来一本正经地道:“那琉璃碧虽是小物件,却有助施姑娘安神弃疾,王爷一向大度,又与将军是故交,还请宝物让贤,我大燕亦感念贵国对我国遗孤怜惜相助之情。”

  “给你也不是……”芬王爷变得有几分急躁。

  我抢着说:“谢王爷,王爷此恩,小女子定铭记于心。”

  对他给的心惊胆跳铭记于心。

  慕容翼微微一笑,对他施了个礼:“本殿下代大燕谢王爷宝物让贤之恩。”

  经慕容翼这么一说,弩王哈哈一笑:“既然如此,王弟呀!这琉璃碧除了能解百毒也没多大用处,既然它有助施姑娘病情,朕就赏赐于她。另赐你深海红珊瑚,你可乐意?”

  “难得这小物件能助施姑娘安眠,本王乐意之至。”这芬王爷很大度地摆了摆手,笑得很是潇洒灿烂。

  我这边分明看到他另一只手偷偷紧攥成拳,笑得甚欢的嘴角抽了抽。

  心里自是明白,能得到琉璃碧是弩王给了慕容翼面子。

  宫女奉上一个精美的盒子,只见这琉璃碧是一枚鸡蛋大小通体碧绿、又如琉璃般通透晶莹的玉佩,穿在一条做工精致的银链子上,制成的一条精美的项链。

  弩王后优雅地将琉璃碧项链戴在我的脖子上,叮嘱我要贴身穿戴着才有百毒不侵之效。我自然知这些,脸上欢喜地谢恩,心里却没一点快乐。爹娘若在,犹胜万千宝物。

  散席辞行时,那位自命风流潇洒的芬王爷满脸堆笑地在送行队伍中,看我的瞳孔却如针般锋利,那笑也就变得非常怪异。又激起我满腔恨意。

  身边有慕容翼在,谅他不敢轻举妄动。其实我也不太明白,他虽强囚我在家中为婢,却没毁我清白,何来这样滔天大恨?

  回来的路上,慕容翼低低地在我耳边说:“我悄悄帮你教训他!”我有些吃惊地看着一脸正经,清傲高贵的他,原来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我低声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以两国交好为要”

  他已帮我太多,不想他为我妄生事端。

  慕容翼深邃的双眼注视着我,一字一句地说:“若它日再见,一定帮你教训他。

  回到驻营,已是落日时分,慕容翼派毕伍请我过去吃晚饭。对于冷漠的他竟会请晚饭,我很是稀奇。

  因同一驻营,叶子没有跟来,我随毕伍走出帐外。

  路上,毕伍跟我说起在清除流寇途中,军中三百多人因水土不服引致肠炎,其中还死了十几人。

  我心中一动,当初我们回程途中也多人肠胃中毒,当时虽觉蹊跷,但没来的及明查便遭遇流寇袭击。现在回想,难道是流寇动的手脚?

  流寇已歼,大仇得报,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