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半路惊魂

07-01 12:02 发布 | 2011字
A- A+ 纠错
  五天后,我身子大好,已能在安置于弩京效外的驻营里走动。

  与叶子闲聊得知,五殿下名叫慕容翼,是大燕国王排行第五的儿子。

  那慕容翼自四天前觐见弩王时,便请命带兵清剿诛杀我父母一行的流寇。临行前来看了我一次,依冷冷淡淡,但这份拳拳之心,令我很是感激。

  清早的军帐外,晨风伴着微微的凉意轻拂着大地,浅浅的晨曦融入迷离薄雾中,仿佛给四周披上了一层轻纱。

  叶子还在睡觉,我走出账外,在一颗枫树下摆上三杯清洒,三根蜡烛,以祭爹娘以及那些被杀将士们的英魂。

  一阵由远而近的马蹄声拉回了我恍惚的神思。眺目远望,驻营外尘烟滚滚中飞扬着大燕的旗帜,黑压压的人群策马奔腾而来。为首的那位穿银铠的人正是慕容翼,只见他一手挥鞭,一手挽缰,在风驰电掣般的马背上潇洒从容,英姿飒爽,仿佛世间万物,皆在他马下。

  心雀跃了起来,瞧这高仰的姿态,应当马到功成了吧?

  慕容翼首先冲进驻营,明知他看不到,我还是兴奋地朝他的方向挥了挥手。

  相继涌进的队伍在振天的响声中长龙般往营门左侧而去。

  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后,见慕容翼骑着一匹高大的黑马,不紧不慢地朝我走来。

  我笑道:“我在这边挥了挥手,五殿下竟看到了,当真好眼力。”

  “没看到。”他在勒住缰绳下马,英俊的脸在初冬的阳光下依然冷峻如冰,深邃的眼睛像一潭看不到底的水。

  “那你是过来报喜的?”他这样的人,总不会是过来跟我闲聊的。

  “匪类已歼,弩王召见,你随我一同进宫。”他面无表情地说,眼底却掠过一抹亮色。

  “匪类已歼! ”我低声重复他的话,泪瞬间涌了上来。

  爹!娘!随行将士们,你们听到了吗?请安息吧!

  半晌,我忍住泪意哽咽道:“谢五殿下歼寇之恩。”

  “我军只是援军,到达时流寇之首已被弩军先锋所杀,清寇首功还是弩国。”他平静地摇了摇头,深潭似的眼里闪了闪,流露出一丝似有似无的暖意.。

  “清寇本是弩国份内事,还要你来请命才肯出兵,这给的还是五殿下的面子。”我感慨道。

  “是给大燕面子。”他淡淡地说,唇角微弯出一抹自豪的弧度。

  “所以才谢五殿下,谢我们大燕的国富兵强。”我微笑了起来,又说:“那弩王召见于我,可有宝贝赏赐?”

  “不知道!”慕容翼答的很干脆。

  “不知道没关系,既然弩王召见,定要他赏些宝贝回来。”失却双亲后,才知道钱有多么重要,对身无分文的我来说,一切钱财或能换钱财的东西,都是宝贝。

  “若他不赏呢?”他黝黑的眸子闪了闪,声音依旧清淡。

  “ 那就要五殿下帮忙了,他既给你面子清寇,同样也会给你面子赏我。”我讨好地看着他,着实企盼他能帮这个忙。

  “驻营至弩宫路程不短,你能支撑住吗?”他打量了我一下。

  “我身子已大好了,你看!”听他这么关怀的语气,我似乎看到了弩王的宝贝,兴奋地在他前面旋了旋,浅蓝色的裙摆荡出一朵花儿似的弧线:“虽然不能上山打老虎,却已无甚大碍。”

  这么旋了两旋,到底身子还虚,晃了几晃,正要跌倒时,眼前被一道高大的身影挡住视线,双肩落入一双强壮有力的手中,身体很快被稳住。

  这一刻,那张一直淡漠的脸露出一丝柔和之色。

  我方才站稳,他已迅速放开双手。

  “一个时辰后,营前恭候姑娘。”他清冽的眼底里蕴着一丝光芒,脸上好像带了点红晕。待我好奇地想看清那抹红晕时,他已转身飞跃,策马而去。

  可见这慕容翼外表虽然冷漠,心地倒是不错的。也许是经年的严谨教导,又身居高位,未免清冷老成了些。

  叶子知道我要进弩宫,拿出一套得体的衣裳帮我穿戴,叹道,“还是素了点,得空禀五殿下拨些银子帮小姐置几套像样的衣裳。”

  我摇头拒绝,救命之恩未报,岂能得寸进尺?得他收留,我已经很知足了。

  一个时辰后,我随着慕容翼和一百多铁骑浩浩荡荡地往弩宫出发。

  弩国虽然流寇盗贼横行,弩京却很繁华。这一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彼有一国之都的热闹。

  路上人太多,走路的比骑马的还快。

  我与叶子坐在马车里往外看热闹,慕容翼与他的铁骑缓缓而行。

  突地,一道黑影如箭一般冲入我们队伍中,直接朝我所坐马车方向窜来,铁骑们立即拨出兵刃迎上,但那黑影完全无视涌上来的铁骑,直冲而入,在刀森剑雨中如履平地,竟无人能近其左右。

  我暗暗吸了口气,曾跟常在江湖走动的师傅身边几年,再不济,也能看出这身手敏捷的黑影是个武林高手。

  我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武林高手?难道他是芬王爷派来的?

  空气瞬间凝重得犹如乌云盖顶般透不过气来,马车陟地停下,叶子已全身颤抖得厉害。

  我叹了口气,弯腰钻出车厢站在车沿之上,抬头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黑影。

  刚站稳,一个高大的身影如大鹰般飞跃在车夫身后,与我并肩站在一起。

  锐利呈亮的光芒划过眼帘,一把半月弯刀在寒光凛冽中出销,慕容翼矫健的身躯已挡在车门外。

  “来者何人?”他低沉的声音异常镇定,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这声音却让我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仿佛这具在高大的身躯下可以安然躲避任何风雨。

  瞬间,黑衣人已来到跟前,只见他腰佩一把青铜大剑,身材魁梧相貌粗犷,但是,身上却有一股从容不逼的,让人不容小觑的气势。

  黑衣人看也不看围过来的利刃,也没有亮出腰间的佩剑,突地朝我们双手抱拳,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我愣住,这上演的是出什么戏?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