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神秘男子

06-30 19:58 发布 | 2023字
A- A+ 纠错
  忽地,年久失修的木门在呜咽风中“吱呀”作响,诡异异常。

  就见从外头探进来一道人影……

  只是电光火石间,门后的男子利索的挥剑劈向人影,鲜血喷涌而出。

  莫未央瞧他身形利落,心中暗暗赞赏。

  便听那名男子道,“看热闹到几时?”

  音色冷清,毫无温度。

  莫未央只觉他的语气像极了自己那个讨人厌的师兄,翻着白眼,起身一跃来至门外。

  ……

  硬生生掰断了最后一人的脖子后,莫未央这才转身面对那名男子。

  她仔细看眼前男子的身姿,形如松柏,气若幽兰,说的也不过与此了吧!

  他衣角暗纹处的银线在月光作用下熠熠生辉,倒是为其平添了几分华贵气质。

  目光往上,那张脸虽被银制面具遮挡大半,但是依然可以看出下颌流畅,唇色恰好,一切都是不多不少的完美。

  彼此打量半响,男子嘴角微勾,只道,“身手不错,没白救你。”

  有恩必报,这是莫未央素来的座右铭。

  不过,她还是不明白,这男子为什么救自己?记忆里,自己貌似不认识这样一个气度非凡的男人。

  又听男子带着几分调侃道,“你在宁远侯府大施拳脚时,我恰巧就坐在墙头上,秉着怜香惜玉,顺手便救了你,如今看来还算是明智之举。”

  恰巧坐在墙头上?莫未央怎么觉得这句话古里古怪的,这古人没事都喜欢坐别人墙头么?

  虽然对这话疑点重重,可人家怎么说都救了自己不是?

  莫未央学着古人抱拳,“得公子出手相救便是有幸,不知公子大名,来日小女子定当报答。”

  男子嘴角勾勒,正要开口说话,便见三名黑衣人犹如鬼魅,落地无声。

  莫未央瞬间警惕,双手握拳抬至胸口,成防卫状。

  瞧着她的姿势,男子轻笑出声,“是我的人,莫要担心。”

  “主子。”三名黑衣人抱拳。

  “收拾残面。”

  “是。”

  莫未央反身回屋照看佩秋,对于这种恰巧坐在别人家墙头,又顺手救了自己的人,她始终保持警惕。

  前世跟着干爹出生入死多年,什么情况没见过,不是人家救了你就是你的恩人,转眼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约莫着一炷香时间后,面具男子走了进来,掏出怀中一枚玉佩道,“若有事情,便拿着这个道沈府找我,我定会鼎力相助。”

  “你为什么要帮我?”莫未央忍不住出口问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男子深深看着她,嘴角的弧度弯了弯,却是半日不语,

  直到他离开,外头清净了,莫未央这才把搁在一旁的玉佩轻轻握在手中。玉佩余温未散,上面携刻三个小字。

  “沈府,墨中人?”

  这边,男子走到外头,方才收敛的平和气势,一瞬恰似一柄锋芒宝剑,冷冽散发着寒光。

  “主子放心,属下已处理,死者身上定然看不出是您所为。”

  闻言,男子点点头,脑中再次浮现莫未央那张绝世容颜,以及她适才的身形手法。

  他嘴唇轻挑,“莫未央,有趣!”

  “主子说什么?”

  沈墨但笑不语,只道,“走吧。”大步移动,很快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墨色夜空。

  ……

  木屋

  莫未央打定主意,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便不能白白受惠,她定要替原主夺回属于她的一切,以及报仇雪恨!

  破晓时分,林中迷雾未散时,莫未央背着受伤颇重的佩秋离开了木屋。

  之后,找了一户好人家,安顿昏迷不醒的佩秋,以及重金寻来大夫医治……

  一切处理妥当后,莫未央便一路打听,来到了城中的“至朝红阁”。

  站在门口,抬头看着这座晚时的天上人间,莫未央并未从正门而入,而是行至后方,提气翻身,转瞬便入了里间二楼。

  浓郁的脂粉扑鼻,莫未央掩鼻逐个翻看门前木牌,直到看到“容九”二字,方推门而入。

  昨日早间那佯装万般委屈的小倌现下睡的正香。

  莫未央冷眼瞅着,自腰间掏出麻绳,将他如同粽子一般捆了起来。

  容九转醒,睁开眼就看到恍若鬼魅般的莫未央,吓得张大了嘴,莫未央立即用一块破布塞到他嘴里。

  她冷笑,“你昨日不是说我爱慕你,那我们应当熟悉得很,现在怎么会那么怕我?”

  说着,她散漫地拿起桌上的果刀,用刀尖抵住容九的下颚,“你靠皮相挣钱,假若破相,就会被撵出楼去,你说到时莫倾颜会不会管你一口饭吃?”

  容九欲哭无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一不小心便毁了容。

  “求求你,放了我吧!这都是颜姨娘逼我这么说的,我就是个卑微低贱的小倌,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一个大男人眼中满是乞求意味,莫未央顿时玩味尽消,只剩恶心。

  “呵呵,你倒是撇的干净。”说着,就拿刀作势比划。

  “我说,我都说,颜姨娘给了我十两黄金,就放在柜子里,她说宁远候极其注重面子,只要毁了您的声誉清白,您就再也不能和她争了。前天晚上她派人接的我,把我送进您房中……但是我什么都没做,我就在您身边睡了一晚,您绕了我吧!”

  见他是个色厉内苒的草包,莫未央也不愿多浪费时间,当即拽了他前往宁远侯府。

  这容九是个嘴皮利索的,几句话功夫便将前因后果交待了个清楚。

  顾清城听了恼怒异常,一脚就踹了容九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未央,你受委屈了。”

  ……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

  “未央,是我对不住你,我不该不信你。”

  ……适时的眼泪可起到完美的效果。

  “未央……”

  “侯爷,您休了我吧!未央实在没有颜面,与您共度余生了。”欲语还休,半缀半泣。

  每一个字都砸在顾清城心上,让他心疼不已。

  “未央,这都是那个贱人的错,我定会为你出气,你别离开我,以后这种事情再也不会有了,我们好好的。”

  感受男人双臂的收紧,莫未央神色嘲讽。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