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为他治疗

06-30 17:44 发布 | 2002字
A- A+ 纠错
  医术是她最为擅长的,穿书前不但在世界著名的一流医学院毕业,而且她还得到一位老中医的亲传,因此,她坚持中西医结合治疗。

  每次看病,温夏便会很快进入状态,认真地检查着靳寒律的伤势,仿佛此时的靳寒律只是个普通病人。

  靳寒律看到眼前如小刷子般纤长眼睫,身前女人专注的神情有些陷入深思,她到底……

  “靳寒律,你有许多旧伤未调理好,我想用中医的药浴和按摩来治疗,你觉得怎么样?”温夏的话拉回了他的思绪。

  “嗯。”靳寒律微微颔首。

  突然,面前的女孩像是想到了什么,精致小脸染上樱粉色,小声道:

  “那个,可能需要你把衣服脱了。”她没说的的是,要按摩肚脐以下几寸,快到他的关键部位了。

  靳寒微微挑眉,道:“可以。”

  他示意继续。

  “嗯,那……我先给你配一个药方,等你泡完药浴再按摩。”温夏道。

  温夏坐在房间有些局促不安地等着靳寒律,一分一秒都有些煎熬,虽然她以前也帮别人治疗按摩过,可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对象是靳寒律时,她感到十分紧张。

  可能是洗过澡后困意来袭,等靳寒律泡完1个小时的药浴,温夏已经睡着了。

  黑色的如海藻般的长发铺散开来,掩盖着粉嫩的小脸,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床的一角,梦中的女孩不知做了什么美梦,还砸吧着嘴。

  靳寒律有些哑然,这个女人总是这么出其不意。

  他轻咳一声,想叫醒她,而女孩不但没醒竟然还转了转头,用软糯的声音娇嗔道:“别闹嘛。”

  靳寒律眉头微蹙,看着面前女人娇艳粉嫩的樱唇,突然,他低声道:

  “再不醒,我就吻你了。”

  说着,缓缓靠近,而此时感受到陌生炽热气息的靠近的温夏觉得不对劲,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并还在靠近的俊美容颜。

  温夏的小脸一下子憋得通红,却又不敢轻易反抗,奋力往后躲,喃喃道:

  “靳寒律,你干嘛啊,别过来呀。”

  靳寒律嘴角微扯,讽刺道:“你说,你是不是得尽点夫妻义务?”

  “靳寒律,你的身体要紧,还是先治疗吧,好吗?”温夏赶忙道。

  看到温夏眼中的躲闪和恳求,靳寒律表情依旧冷酷,却还是放开了她,他不喜欢强迫女人。

  靳寒律起身,脸依然和冰块一样,冷冷道:“开始吧。”

  温夏赶紧起来,呐呐道:“嗯,好。”

  当她准备帮靳寒律脱衣服,才发现此时的靳寒律竟然只围了个浴巾,水滴顺着皮肤慢慢流淌,小麦色的皮肤富有光泽,强壮的胸肌下是轮廓分明的八块腹肌,性感的人鱼线沿着腰际延伸,再往下……

  温夏连忙移开目光,小脸如火烧一般。

  靳寒律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女孩害羞的表情,薄唇似笑非笑,邪魅冷酷的俊颜露出了几分放松,他平躺在床上,安静的闭着眼睛,享受着温夏的按摩。

  看着面前闭上双目轮廓变得柔和许多的靳寒律,温夏心中泛起一片柔软。其实,靳寒律并没有那么冷酷无情,对吗?

  白嫩的小手轻轻地按揉着靳寒律的身体,一点点为他缓解陈年伤痛。

  此刻房间里安静极了,有点岁月静好的感觉。

  冷黎原本是想来送宵夜的,看见屋子里的场景,陷入了沉思。

  靳寒律很少对人如此放松。

  他看温夏眼神依旧是冰冷的。温夏,你最好不要骗BOSS。否则,若是让我知道了,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一小时后,温夏已经累的双手发软,按摩真是个力气活呀。

  温夏抹了抹额间的薄汗,刚想叫靳寒律起来,才发现,他好像睡着了。

  睡着后的男人,竟然没了平时理那股强势的气场,茂密的长睫毛垂落,落下一片阴影,看上去竟然很乖,让人不忍打扰。

  端详着他的脸庞,温夏撇嘴,小声抱怨道:“什么嘛,比女孩子睫毛还长,皮肤怎么这么好。”

  说着便轻轻离开了房间,回到自己的客房。

  而温夏不知道的是,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她“抱怨”的对象一下子便睁开双眸,漆黑深邃的凤眸,闪过一道笑意,却很快被冷冰覆盖。

  回到客房的温夏今天却没有那么快的入睡,她回想起自从穿书过来后的种种,累觉不爱。

  不过大魔王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接近些。

  那么,她就只能尽全力了。

  这一夜,注定无眠。

  第二天,没有休息好的温夏成功起晚了,当然,也没人记得会叫她。

  而等她收拾好出来的时候,靳寒律早就不在了。

  到客厅,迎面碰上一个不想看见的人。

  欧美莉想到昨晚靳寒律居然是叫温夏治疗而不是自己,不禁一阵恼怒。

  她微扬下巴,高傲的道:“哟,这不是夫人么?这么晚起床也太懒了吧,夫人小地方来的还不习惯吧?”

  温夏心中了然,她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微微一笑,道:

  “是欧医生啊,你也知道,昨晚我陪在寒律身边嘛。”

  说罢,给她一个“你懂的”的暧昧眼神。

  欧美莉更加升起怒火,她早就爱慕靳寒律很多年了,这些年,她一直跟在靳寒律身边照顾他的身体,虽然靳寒律没有多看她一眼过,但至少靳寒律身边也从来没有别的女人,而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成为靳太太,这个位子,应该是她的!

  她扬声道:“呵,不过是治疗罢了,再说了,你有那个能力治好寒律么?到时候出了问题,你担得起这个责任?”

  “我能不能治好寒律就劳烦你费心了,我只知道,这几年你给他治疗留下许多老疾。”温夏冷笑道。

  欧美莉一噎,又飞快道:“那些伤痕很难彻底消除!”

  “那是你没本事。”

  “你!”欧美莉气了个半死含恨的目光盯着温夏离去方向,“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