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还债风波

09-17 16:48 发布 | 2926字
A- A+ 纠错
  转瞬就到了契约上最后还款日期的前一日,舒芫早早地就跑到山上采摘青菜了,自从那日之后,她就没再见过晏星洲,心中竟还有些小失落,不过眼下黑色漩涡也越来越小,她必须趁着出入口还没彻底消失,赶紧把里面的菜搬出来。

  舒芫将青菜摆放在洞门口,一棵棵新鲜长出的青菜,活像一堆玉娃娃似的,白绿白绿的一片,舒芫搬了几棵放入自己背来的背篓里,却发现只装了几棵就放不下了。

  这可怎么办?

  她四下张望,发现自己背后的半山坡上生了一株硕大的棕叶树,因是冬季,上面的叶子多已经枯黄,根茎长时间缺少水分颜色有些泛着褐色。

  舒芫一下子乐了,急忙放下手中的青菜,拿了镰刀就跑到棕叶树下,砍下一株大叶子,再顺手将树根处灰褐褐的棕皮用镰刀割下,按照记忆中的织法,将棕皮围绕着棕叶里三圈外三圈,直接编织成了一个斗大的棕叶麻袋。

  叶子凸出来的叶杆部分,不大不小,正好可以拉着走。

  回到洞口,舒芫将剩下的青菜一棵棵放进棕袋里,背上小背篓,高高兴兴回了家。

  一进家门,她就拉着温氏的手,“娘,咱们一起去卖菜吧?”

  温氏愣住了,颤抖着手摸着一棵棵青菜,诧异地问道:“闺女,这菜哪来的?”

  舒芫捂嘴偷笑,“娘,这是上次二婶送来的发蔫的菜,我带上山了,看到山上有个向阳的山洞种在里面,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温氏将信将疑,不过想到她每日都往山上跑,也就不再细问了,出去借了辆推车,和舒芫合力将菜搬到车上。

  准备好后,她和温氏推着推车出发,路过张氏家门口时,还能看到她院子里为了炫耀,刻意摆着的青菜。

  只是看上去焉了吧唧的,根本不如舒芫如今的青菜新鲜,而且她已经打探过,现在大户人家的青菜也是从别处运来的,运到基本就是那个样子,她相信自己这个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尤其是,她之前已经用卖柴火的银子找人宣传,不少大户人家已经知道消息,答应她看见青菜只要比他们府中的好就买。

  舒芫对自己的青菜信心十足,立马就应了,她现在根本就不需要找买家,只要给那些人看看就行。

  并且她已经有了接下来的打算,看这青菜的形态与泉州白类似,正常可以有一公斤的重量,一颗就可以炒一盘。

  先慢慢的全部卖出去,然后再买一些好品种的青菜种子也免得惹人怀疑。她舒芫可不是那种鼠目寸光的人,她早就准备好了,等手里这一批青菜基本上卖光了,就可以存下一些银钱,以后不仅可以买卖蔬菜还可以发展其他的生意。

  两人把菜运了回去,带了两颗青菜很快来到第一处,是一家酒楼。

  酒楼已经开门在做准备工作,舒芫直接挎着篮子去了后门,掌柜等在门口,看到舒芫,立马道:“舒姑娘,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打算来呢,我今日可是特意在这里等姑娘你的。”

  “放心吧,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舒芫说着掀开了盖着青菜的布。

  两颗娇嫩而且挂着水珠的青菜露出头,叶片翠绿,根茎雪白,一颗估摸着得有两斤重,掌柜看得目瞪口呆。

  舒芫十分满意掌柜的反应,勾起了嘴角,问道“五十文一颗,看在掌柜信任我的情分上,就先卖两棵给你,先尝尝看,若是好,下一次我再给你多带些,如何?”

  “好,两棵便两棵。”掌柜毫不犹豫地招手让小二给了钱,掌柜笑眯眯地看着舒芫,“舒姑娘,你……你这青菜是从哪里运来的?”

  “我的青菜可不是运的。”舒芫笑着开口,故意没有把话说全。

  掌柜的忙问道:“不是运来的,难不成是你自己种的?咱们这地方这天气可种不出青菜来,你莫要骗我。”

  “我的青菜就在这里,怎么骗你?你看谁运来的青菜这么新鲜?”

  “那倒也是。”掌柜摸了摸下巴,“你真能种出来?”

  舒芫笑而不语,掌柜当即开口:“舒姑娘家里可还有种好的青菜,以后我每天都要两棵。”

  “现在我就种了这么点,你若是想要等我下次种出来一定给你。”舒芫无奈,漩涡就快消失了,她实在没有办法,打算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能种菜。

  她前世好歹也是农科院毕业的,在现代最常用的技术莫过于温室培育了,可是这穷不拉几的古代,连个大棚都没有,这怎么搞?

  “行,那咱们可说好了,我就在你这预定。”

  “行。”舒芫收好钱,跟掌柜的告别,她和温氏离开,温氏眼里满是喜悦,舒芫却是想起掌柜方才付钱十分爽快,觉得价格还可以再提上一提。

  她将之前问好的大户人家和酒楼都去了一遍,了解清楚行情,以55文一颗的价格先预售,每家给了10文的定金。

  舒芫将这些交了定金的一一记下,眼看太阳落下才跟温氏回家。

  她揣着两百文钱,欢欢喜喜地往回走去。

  一路上,舒芫左思右想,现在是冬季,只用考虑幼苗的恒温就好了。

  她准备回去就将屋后面的那一片空地全部捣拾出来,用竹篾编成一个小棚,然后再在小棚后面挖出壕沟,放些木炭,如此一来,木炭的温度会透过壕沟再传到木棚里,不会对幼苗有直接损害。

  一路想一路勾勒,舒芫几乎已经看到一堆白花花的银子在朝自己奔来。

  快走到家门口时,二人远远地看见有几人站在自家屋子前,举着手中的锄头站在墙边跃跃欲试,看到这副景象,舒芫顿时愤怒了,高声大喊,“你们想干嘛?”

  她快步往家门口跑去,挡在众人面前。

  “哟!你们娘俩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们还不出钱,已经跑路了呢!”一旁走来身穿枣红色衣裙的张氏,她捏着帕子扇着根本不存在的灰尘,鄙夷地看着舒芫。

  舒芫冷冷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扔在张氏身上,道:“这是银子,立刻带着你的人走!”

  “如今期限已经过了,你拿银子也没用!”张氏冷哼了一声,眼看屋子都要到手了,她如何能够愿意。

  舒芫从怀中将契约掏了出来,摊开在张氏面前:“婶婶莫不是记性有问题,这契据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写着,最后还款日分明是明日,怎的今日就过期了?”

  张氏低头看去,发现确实是后一日,顿时犹豫起来,不过片刻之后想到什么,状似不在意地说了一句,“你把契据凑近点,我看不清。”

  舒芫一愣,不耐烦地将手中的纸举到她面前,张氏低着头细看,眼底幽光一闪,伸手迅速抢过契据,飞快地撕了个粉碎!

  舒芫怔怔地看着撒落一地的纸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一直都知道张氏贪婪又不讲理,却没想到,她还无耻到这种程度。

  温氏从后面赶来,一把扯过张氏,指着地上的纸屑大骂,“张氏!你个丧良心的玩意!白日里居然敢干这种事!你真是无耻至极!”

  张氏掸了掸被她扯过的地方,厚颜无耻地回道:“怎么?我干了什么?谁看见了?”

  舒芫回过神,定定地看着张氏,没错,这个恶妇就是仗着周围都是她带来的人才敢这么做的,而且自己和娘势单力薄,没有靠山,可她却有县令罩着,不管发生了什么,最后倒霉的总是自家人!

  张氏被她幽冷的眼神盯得瘆得慌,心虚地开了脸,“看什么看!你这臭丫头!再看我就把你和你娘都卖到青楼去!”

  “张氏,你今日要强拆了我们的房子,让我母女无家可归,可你也别忘了,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将来死后下无间地狱吗?”舒芫的声音轻轻的,却让周围众人都毛骨悚然起来。

  若说古人最怕什么,莫过于牛鬼蛇神之类的,舒芫的话听着声音不大,但传到众人的耳朵里却是不同,原本还举着锄头将土墙往外扒的汉子们都心虚地放下了锄头,默默地看着张氏。

  张氏也是微微发颤,心中说不恐惧那是不可能的,但一想到这丫头说的话哪能做的了准,立马又趾高气昂了起来,“你以为你说的我会信?别整天净会吓唬人!我可不怕那些!你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今天这房子我是拆定了!”

  说着,她冲几个大汉挥了挥手,大汉们见了又举起锄头扒起墙来。

  舒芫眼看着已经掉下一小块的土墙,心中愤怒不已,正准备冲过去阻拦,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谁敢在这里放肆?”
写书评,送书币 打赏作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